遍知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之義【普及版】

遍知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之義

Prajñāpāramitāhṛdayārthaparijñāna

ཤེས་རབ་ཀྱི་ཕ་རོལ་ཏུ་ཕྱིན་པའི་སྙིང་པོའི་དོན་ཡོངས་སུ་ཤེས་པ།

編輯說明

《遍知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之義》文簡義繁內容由藏譯漢後對現代讀者而言尚覺艱澀故圓滿法藏潤文小組在中文譯本的基礎上對本論進行了現代書面語的轉寫盼讀者能藉此加深對法義之理解

譯者寶僧法師因本論重譯《心經》而此版本《心經》與西藏古代譯經師法成所譯(被稱為「敦煌石室本」)內容十分接近然漢地大眾熟悉者概為玄奘法師譯本綜合上述條件且為了閱讀的流暢度潤文小組作了以下編排

(一)在不影響法義的前提下於行文中添加詞句作補充

(二)在難解之處或專有名詞再加註腳

(三)依論典內容加入所解釋之段落經文作為起始

(四)以標楷體字型突顯本論中所引《心經》經文

(五)將原譯本段落再更細分並加上小標題

(六)將玄奘法師法成法師寶僧法師三譯本並列一起裨益對讀

《遍知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之義》文簡義繁內容由藏譯漢後對現代讀者而言尚覺艱澀故圓滿法藏潤文小組在中文譯本的基礎上對本論進行了現代書面語的轉寫盼讀者能藉此加深對法義之理解

以上大致為編排之要點而法義幽玄論中又有唯識宗中觀宗之論辯筆墨難以探究之處願具德師長能夠開示解惑轉寫過程中限於潤文小組人員之所知所學難免錯謬尚祈見諒(圓滿法藏佛典漢譯 編輯部)

《遍知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之義》普及版

遍知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之義

班智達吉祥大眾 著

敬禮聖妙吉祥童子

智者應當不只參考其他不同宗派的說法最重要的是自己需用正理來分別解脫之道所以首先應該精勤地觀察因為智者不應該只是追隨文字所呈現的表面意義

般若經典結集與弘傳

根據過去印度結集佛經的歷史我聽聞有此說在那時釋迦如來轉動正法法輪的先後次序分別如下——在一開始釋迦如來最初成道便在波羅奈城的鹿野苑為五比丘轉動四聖諦法輪等待眾生根機成熟為了對治眾生的法我執佛陀轉動與般若佛母相應的無相法輪

關於般若經典的結集者他們結集的步驟要點依次如下說明結集的時間是在薄伽梵涅槃之後結集的地點則位於他化自在天

而般若經典的結集者是誰陳那菩薩等人認為是金剛手菩薩而解脫軍菩薩等人則依據《般若八千頌》〈囑累品〉當中的說法認為是聖者阿難寶源寂菩薩等人認為結集者是聖者阿難但他是因受到薄伽梵的加持力才有智慧結集般若經典

順著上述各傳承祖師各自認定的結集者因此有不同的教法守護者為了保護教法的流傳與弘揚釋迦如來將《般若十萬頌》交付給難陀龍王和跋難陀龍王令彼等守護將《般若二萬五千頌》交付給天主帝釋令彼守護將《般若一萬八千頌》《般若一萬頌》《攝要》交付給聖彌勒怙主令彌勒菩薩弘揚將《般若八千頌》交付給多聞天子令彼守護

般若經典釋論者

在佛陀涅槃結集經典之後出現眾多解釋經論的作者這些大德造釋論的順序首先是如《文殊根本續》中所授記的無著

「住於獅子城的比丘無著擅長論辨佛法的真實義而且能從很多角度分析經典當中的了義與不了義無著菩薩證悟後將會教化世間有情他能專精奉持比丘的細微戒律且成就持明女的果位其本尊持明女稱為「夏拉使女」因為無著菩薩咒力成就由陀羅尼的威神力加持最殊勝的覺悟應當會如此相應生起為了令教法長久住於世間無著菩薩造了很多論典來統攝歸納經典的真實義他的壽命會住世一百五十年且命終捨報後將往生天界雖然菩薩長久於輪迴中流轉但不受輪迴之苦而且恒常地受用快樂總之這位大德無著菩薩逐漸將能獲得菩提果位

無著菩薩是被正等覺佛陀在經典中所授記的聖者他已證得法流三摩地他以神通前往兜率天宮內院向聖彌勒菩薩祈請請彌勒菩薩說法在這之後無著菩薩接著通達了解釋《般若經》的《現觀莊嚴論》這本論著是由聖彌勒菩薩親自作注解的釋論內容完全隨順相應殊勝的經阿毗達摩論典無著將以《現觀莊嚴論》攝受南瞻部洲的人類有情

又在這之後聖龍樹菩薩去到龍宮取得《般若十萬頌》憑藉龍樹菩薩自身對法義的見解用中道觀點撰寫了《般若十萬頌》的釋論

本論作者班智達吉祥大眾所抉擇

然而在廣本中本略本極略本等《般若波羅蜜多經》中我所將要闡釋的《般若心經》是佛陀為了淺慧的眷屬而說

[科 判]

其中分三緣起序分正宗分攝受流通分

緣起中分二共的緣起和不共的緣起

共緣起中分五消除結集者會添加編造的疑惑分為序言時圓滿講者圓滿處 所圓滿眷屬圓滿

現在先除去添加編造的過失

【玄奘法師】(無)

【法成法師】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住王舍城鷲峯山中與大苾蒭眾及諸菩薩摩訶薩俱

【寶僧法師】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曾住王舍城與大比丘眾和大菩提薩埵眾同在鷲聚山中

解釋「如是我聞」

經文首句安立「如是我聞」四個字意思就是說如果沒有透過結集佛語就不能令佛陀聖教於後世現前

因此透過說「如是」讓其他一同在場的結集者他們能夠回憶起佛陀說法的內容讓這些內容可以如親眼見到般出現以這種作用消除大眾對於所結集的佛語會有不合理添加編造之疑慮

此外有人說沒有保持正知的人會對佛語聽而不聞以及雖然如實保持正知然而在結集的時候如果沒有與正知相應的修行這樣的結集當中會有不合理之處通過說「我」其目的也就是提醒透過如理觀察身心之正知來消除二種對佛典添加編造的情況[1]

用「聞」表示佛經內容不是結集者自己虛妄編造

此外用「我聞」表示結集者本身也不是間接聽聞而是直接從佛陀處聽聞佛語

以這樣四件事講解《心經》序分

如此接著說明「如是我聞」這一個句子本身就是佛陀圓滿的語言是諸如來在《大般涅槃經》當中所隨喜使用的《大般涅槃經》經文這樣說「一切佛經開頭應該安立『如是我聞』

此外應該了解當結集者進行結集的任何時候應該將「聞」這一個詞彙和未被觀察的佛經章句作相關解釋否則如果依次與經文中細節內容有相關則《心經》經文當中「與大比丘眾和大菩提薩埵眾同在」等內容本來應該是眼睛所見的境界也應該成為所聽聞如此又將有「間接聽聞」的過失而非親自所聞

這與我們共同承認的主張有相違我們的主張是不僅要避免與公認的觀念矛盾也要避免表達文字的所詮內容之障礙

或者有人說「在結集之時如果聽到正等覺佛陀所結集的頌文當中用來連接的句子譬如像行文當中的連接詞等也不是由結集者自己所作」因此以佛陀這樣的教言經文中一切紀錄皆是所聞這是沒有過失的

對於這件事寶源寂菩薩說「具有薄伽梵加持的聖阿難尊者他是結集者」然而如果問「結集者是為了何種目的[2]僅是為了立為文字

解釋「一時」

「一時」是指時間圓滿這裡的「一時」應當不是指涉過去未來等任何其他時間[3]

因為當正等覺佛陀由於顧念其他所教化的眾生而轉動法輪時佛陀同時也對聖觀自在菩薩開示轉動《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之法輪因此使「同時聽聞圓滿」這件事得以成立

對於不是佛陀直接教化的有情正等覺佛陀則示現進入三摩地表面上看起來佛陀像是默然不說法然而事實上佛陀依然應眾生根機相續不斷地轉動法輪

此外「一時」又特別有另一層意義現場的聽眾尚未被佛陀調伏心續的時候若非如此聖觀自在菩薩將沒有作為《心經》講法者的機會

解釋「薄伽梵」

「薄伽梵」是指講法者圓滿

如果有人問「在這《心經》經文中聖觀自在菩薩才是講法者為何這裡將薄伽梵定義成是講法者圓滿」答「在這部經當中舍利子憑藉薄伽梵之威神力而發問而且薄伽梵自身以入三摩地的方式而說法且又在經文末後回答的部分薄伽梵也作了分辨即『善哉善哉善男子正是如此善男子正是如此應如你所教一樣應修行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所行一切如來亦隨喜』因此這裡說薄伽梵是講法者一點過失也沒有

接著解釋「薄伽梵」的含意以「圓滿自在名稱及吉祥精進圓滿」這六項定義為「薄伽[4]因為具有「薄伽」所以是「薄伽梵[5]

這六項當中的「自在」就是能夠遮蔽二障的斷德也就是消除煩惱障和所知障成離障的體性身因為能以其力毁壞四魔這就是得自在

「法」也就是佛陀的十力等的證德指清淨法身它的本來就是善

「自在」和「法」這二者的本質是法界體性智最為清淨

「名稱」是世出世間共同稱讚之事這是指佛陀色身的功德[6]它的本質是大圓鏡智

「吉祥」就是平等性智因為它得一切法就像虛空藏可以無窮盡的納受

「智」就是妙觀察智

「精進」就是成所作智

有人說薄伽梵六義之中的「法」所依之處說為「殊勝微妙的色身」它是大圓鏡智如此一來所謂「吉祥」因為它的本質是「說法」「吉祥」一義所對應的就是成所作智

解釋「曾住王舍城與大比丘眾和大菩提薩埵眾同在鷲聚山中」

《心經》經文中「於王舍城鷲聚山」這句話是指處所圓滿也就是參考有「食物和受用所需物」不同的眷屬[7]因而示現化身之兩個地方——王舍城和靈鷲山

此外「王舍城」被當作該地的總稱而「鷲聚山」則當作其中的個別稱謂對事物來說化身之所依正是法身

在此將「王舍城」三字分開解釋「王」字有兼具「饒益」百姓與懲治之義所以稱為「王」——這是透過其特性來表示事物的意思因此「王」就是五明學處

而「王舍城」中的「舍」就是指「法身」[8]

「鷲」字表示不知足可以解釋作「無邊」

「聚」字就是「無盡」的意思

因此如詞彙順序應該知道「王舍城鷲聚山」是指無邊的功德聚集以及不減滅之特性如此就像經典所說於空性法界中不增不減即不證有減又不證有增

用「山」這字表示「居於大地上」以及「以大地為住處」這是用大地之自在特性來譬喻法身如此用「鷲山」三個字來表示法身本身就是化現的依處而彼化身住於真實性

「同在鷲聚山」的「同」解釋成「樂」因為佛陀具足無畏已離一切怖畏

「薄伽梵曾住王舍城」的「住」在梵文文法中是過去式

應知上述兩種如何結集教法即上述解脫軍的說法是無欺真實的

解釋「與大比丘眾和大菩提薩埵眾」

「大比丘眾」是指眷屬圓滿應知眷屬又分下上三種這三者當中所謂下者應該知道是天眾人眾中者是比丘眾上者是菩提薩埵

有白四羯磨而且受近圓戒這些條件便是「比丘」然而在這邊做解釋時無需這些條件或者說當以修持教法為因緣進而證得圓滿菩提在這樣的目標下乞求善法這時稱為「比丘」總之「比丘」的意義是為了圓滿善財從而向他人托缽乞食[9]

和合「眾」是因為比丘的發心而可成為無上應供

此外《彌勒解脫經》中提到「如上所說即使碎斷的金剛寶亦勝過一切其它寶物它的珍貴能遮蔽殊勝的金飾而且也保有碎金剛寶的名稱它的價值亦能除去一切窮困善男子就像這樣的譬喻有情眾生發心成就一切智之金剛寶雖然未具備菩薩的實際名稱然而其廣大珍貴卻已經能夠遮蔽一切聲聞辟支佛如金飾般的微小功德總之發菩提心不會讓菩薩失去菩提薩埵的名稱也能遮斷除去輪迴之窮困

透過「大」的差別來說明在場的比丘眾由於他們願意發起菩提心此心可以成為自在聽聞甚深見法教之因由此發心大比丘眾足以能夠成為法器

「菩提」就是無盡智慧及無生智慧其中心主旨是意願意樂這裡指趨向加行道等等的意願意樂

以「大菩提薩埵」表示不復退轉的菩提薩埵

因為比丘眾屬於中等之眷屬理應在菩提薩埵眾之後提出才是合理的然而經文中卻首先提到比丘眾應當瞭解在此先宣說是因為彼等比丘眾是新入大乘者所以佛陀為了用真實見教導他們才做此順序安排

也就是說菩提薩埵仰賴種性力而發心所以不需特別將菩薩特別安排在前面就像已經遵照母親教誨的小孩不須要一直住在在母親的身旁而發菩提心的聲聞人就像剛出生的嬰兒其發心的意向是需要被保護的須用這方式來做哺育如此說法是十分合理的

因為《心經》經文中未表示眷屬數量應該知道此般若會上眷屬數目超越算數之數量否則按理應說明眷屬數目

[科 判]

不共緣起分二請問的部分以及舍利子正式請問

請問的部分分二薄伽梵所作以及聖觀自在所作

【玄奘法師】(無)

【法成法師】爾時世尊等入甚深明了三摩地法之異門

【寶僧法師】由此爾時世尊入名為「甚深明暸」法之異門的三摩地

解釋「世尊入名為『甚深明暸』法之異門的三摩地」

首先因為如果薄伽梵不入定那麼不去諮詢薄伽梵而問法於別人這件事就不合理然而應該考慮到由於薄伽梵常在定中的緣故而且入定之說將使《大乘經莊嚴論》所提到「許自性之身相連彼報化身之因如意現受用」的這種說法變成不合理從而使化身與智慧不相應

因此如果說佛在教授甚深明暸的法之異門[10]之後又入三摩地這件事不合理但是那些有情界不是進入薄伽梵轉法輪之器所教化由於對聖觀自在菩薩有信心是觀自在所教化的緣故一定不是正等覺佛陀所教化因此說薄伽梵入三摩地

解釋「三摩地」

關於這點「三摩地」這句話是世間所共同承認彼即所謂「於此等而持心」[11]因此「三摩地」這句話在這裡是用「遮遣」之詞表示不作講解

此外「等住三摩地」就是默然而住以此解釋為「不說任何言詞」

解釋「甚深明暸」

這裡應該知道經文中「甚深明暸」之事這是所謂「不是三摩地所表述說明的對象」因為甚深明暸的境界未被凡夫聲聞所證得還有未被那些對於空性心尚有散亂的菩薩所證得因此說「甚深」而因為這境界以「消除無明黑暗之現前」為相因此說「明暸」

解釋「法之異門」

「法之異門」就是教法的別稱

其中「法」是事物本質離開所詮能詮

「異門」就是「教法」因為其是由所教導的世俗而講解的緣故因此說為「異名」

【玄奘法師】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法成法師】復於爾時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觀察照見五蘊體性悉皆是空

【寶僧法師】復次爾時聖觀自在菩提薩埵大薩埵於行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所行時曾如是照見照見彼等五蘊及自性空

解釋「復次爾時聖觀自在菩提薩埵大薩埵」

「復次爾時」因為佛陀的教法正在結集是耳根和耳識運作的時候否則除了聽聖觀自在菩薩說法以外其他想法則不合理

其中「聖」是表示已經遠離二障

「觀」是以大悲心觀照有情

「自在」是用大神力具足悲心之結果

解釋「於行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所行時」

用「若」即「智」了解世間事「般」是梵文前綴所謂「般若」就是用智慧通達剎那等本質「波羅」即「最勝」以證二諦的緣故「蜜多」即「已達」因為無上的緣故「照見」即觀照思惟

如此者以「單純以觀照思維就進入般若之殊勝」作為聖觀自在菩薩能夠祈請的機會否則由於此菩薩亦趨向入定入定後有情將無祈請之機會[12]

由此而說「由此」是指聖觀自在菩薩觀想思維其自性休息之後藏文的「ni」字是共許為「無相違之體性」的所表這就是所謂「導師有時間的時候向佛陀祈請是無妨的」

【玄奘法師】(無)

【法成法師】時具壽舍利子承佛威力白聖者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曰「若善男子欲修行甚深般若波羅蜜多者復當云何修學

【寶僧法師】由是具壽舍利子承佛威力向聖觀自在菩提薩埵作如是說若有某善男子或某善女子欲修行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所行當如何修學

解釋「具壽舍利子承佛威力白聖者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曰」

「具壽」是對年輕人的稱呼另外雖然也有用這詞彙稱呼為利有情而精勤且具有大辯才之菩提薩埵或用這詞彙稱呼菩提薩埵的追隨者或用這詞彙稱呼其他人然而現在不作那樣解釋只有舍利子承佛神力在請問法教這件事上是得到授權的主要對象

所教化有情界的信解聲聞因為他們的證解境界較低因此他們相信與請問者所問相應的回答也能成為自利之因因此讓舍利子獲得請問的機會

如果請問者是菩提薩埵則可被理解為是隨順大辯才菩薩的回答因此雖然是藉由證悟而饒益聲聞之因但無法讓聲聞生起信解

除了薄伽梵之神力以外舍利子亦未能測度有情行為的深奧因此為了通過了知彼等眾生的心思進而攝受他們舍利子不隨著自己的心意而起勤作而是因為憑藉著佛陀的加持力進而了解他人心意由此舍利子作為請問者是適合的

世間人不信舍利子能解甚深密意因為他是聲聞所證的境界覺悟低下的緣故因此薄伽梵不加持舍利子本人作為講法者

然而世間人相信唯有聖觀自在菩薩具足大智大悲因此他能夠對著和舍利子智慧境界相同的有情演說般若佛母法門總之聖觀自在菩薩在本經中是所請問的對象

解釋「若有某善男子或某善女子欲修行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所行當如何修學

「某善男子或某善女子」的「某」意指處於資糧道或處於加行等道中的有情

此外應該知道是「屬於三時的[13]也就是「不做任何區分而問之請問」的意思雖然憑「男女兩眾」可將「能夠成為法器之差別」理解為「女子或士夫兩種體性」然而用簡別詞「種性」表示一定是入於資糧道的人類因此應該如此「善」表示菩提薩埵的種性具足如來藏

其「男子」或「女子」是指需從他人聽聞的自性是由於大乘種性甦醒具有想要從苦難中得到救護以及證得涅槃的希求者他們依念住等次第而修習而且相隨順於救離苦難由追隨除去痛苦之因——大乘進而作歸依

用想證得涅槃之希求發起以智慧和悲憫為體性的菩提心並串習悲心——即五種福德波羅蜜多[14]復用智慧串習聞與思用具足這些條件稱呼「堪能承受的智慧者」為「善男子或善女子」其本身又是對「善男子善女人先前已經通達資糧道」一說的回應

此外在其自身的眷屬中主要針對親近所化的有情從而進行此講解就像尚未積集資糧的初業修行人便不是擁有「位列善逝佛陀眷屬」的權限

「此中」[15]雖然以十萬頌等次第而教授然這法門尚未被證得就是因為這樣有所謂「甚深」

解釋「欲修行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所行」

經文中「欲修行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所行」的「行」如《辯中邊論》第七品第九頌中說「謂書寫供養施他披讀受持正開演諷誦及思」以上十種是從身意之行為所攝持的法行這部分被認為是「行」

此外上述十種法行當中前八支是福德資糧之自性而以智慧資糧臻於清淨被認為是「思」和「修」之自性

解釋「當如何修學」

「當如何修學」此句即是請問「在智慧資糧和福德資糧中何者是在正行中所修學何者是在後得中所修學」

此外這當中主要首先回答如何隨行智慧資糧然後再用如何隨順福德資糧作作回答

[科 判]

其中正行分二於正行中的修持和於後得中的修持

於正行中修又分七眾生機緣的差別加行道見道修道勝進道無學金剛喻定其果位

【玄奘法師】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亦復如是

【法成法師】作是語已觀自在菩薩摩訶薩答具壽舍利子言「若善男子及善女人欲修行甚深般若波羅蜜多者彼應如是觀察五蘊體性皆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如是受識亦復皆空

【寶僧法師】當作如是語已聖觀自在菩提薩埵摩訶薩埵對具壽舍利達底之子作如是說舍利子某善男子或善女子欲行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所行由是當作如是觀已隨正觀五蘊及其自性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不異色色不異空如是者識等都是空

說明經文中的資糧道和加行道

其中解釋眾生機緣的差別即從經文中「舍利子善男子或」等

加行道就是從經文中「五蘊」等句至「識等都是空」所說

其中加行道在煖位頂位中是五根的自性而在忍位世第一法位中是五力的自性

其中五根[16]具備捨棄與信等善法相違品類之能力五力[17]以具有能夠捨棄相違品類之能力

彼等加行道的有情依照次第雖沒有對境的差別然而因修道的助緣而有差別有信解作意和真實性作意兩種

有人說於煖位有信解作意和真實性作意應知是因為隨信行和隨法行的補特伽羅有情兩者的差別而作

這當中隨信行的修行人藉著信念與穩定性於事物上不分真假與否皆入於法[18]隨法行的行者不觀待參考其他補特伽羅有情而由通達事物的真實性而入於法因此隨法行者較殊勝

解釋「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不異色色不異空」

因此雖然從觀修的對境而言並沒有差別然而用信解作意將之作為對境以及用真實性作意作為對境而解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這是略說「空不異色色不異空」這是廣說

這當中首先如果有人認為色法滅盡才是空對其回答「色即是空」來破斥他

「空不異色」以作為依他起自性之虛妄遍計所執是所遍計之二取之自性空的緣故[19]以非遮的方式說明二取空是色的自性本質

有人說所謂「法界」[20]以它為色法的自性本質因此是變幻的所以說它是如幻的對此回答「空即是色」來破斥他

「色不異空」凡是作為依他緣而生起之色法一定是空就是具法界之自性[21]對此如果有人說如果青色等色法有超越法界不捨棄自體的體性[22]那麼需回答那些青色等色法直接矛盾就像蝴蝶翅膀上的斑斕色彩那些青色等色法如果有自體性那麼法界有一和多相違之過失[23]空性勢必成為世俗然則青色等色法其自體是不可得的

因此說「色不異空」「異」是指「青色等色法具有『心自性光明之自體』以外的存在方式」因為捨自體從而顯現為與彼相似因此與自體相關成相違不適用於法界

《釋量論》有提到「青等於雜識不依他依識不能被見到辨彼時落境」此又於《遍知小成立相屬論》和《遍知定量論》中瞭解此不詳述

因此要藉這個道理講解「沒有增益與減損的空性」之相這當中把色法增益為「存在」至於空性則將之損減為「滅的本體」正是「所取境」的本性因此首先以「色即是空」「空不異色」來加以遮除這樣的見解

只要是按照看待色法一樣的方式而承認法界為世俗這是損減勝義有或者又認為「自性是世俗」這點不合理因此這樣就沒完沒了承認「無有即是損減」——這是利用「具有實有狀態」而有了趨入「執取為色有質礙法的增益」

對於法界而言「色等諸法並非實有法」是合理的因此又以後者「空即是色」「色不異空」而加以遮遣

因此應該瞭解在煖位和頂位將增益和損減的對治逐個斷除「所取」及「能取」的分別念被信解作意當作對境

在忍位中關於斷除所取分別在世第一法位中關於斷除能取分別這兩者被真實性作意當作對境

因為中觀師在唯識宗自證分的問題上從自證分實際取青色等色法的方面認為能取與所取與「一」成相違的緣故中觀師認為自證分應成勝義無相反的話如果「因」不成立[24]中觀宗之承許應該不成立

因此即便承認自證分勝義無然於世俗中承認有能取之心有人說於世俗上承認自證分有能取和所取之相這破斥了中觀師在世俗中承認的「所取」之事

【玄奘法師】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法成法師】是故舍利子一切法空性無相無生無滅無垢離垢無減無增

【寶僧法師】如是者舍利子一切法是空無相無生無滅無垢無離垢無減無增

說明經文中的見道位

見道位由經文中「如是舍利子」至「無增」來作講解這當中應該知道正行是同時證得八種甚深——空無相無生無滅無垢無離垢無減無增

緣取四聖諦任何一聖諦當中「忍」和「智」[25]的本質——在十六剎那中的「八忍」是與「無間道」隨行由此應知是在此廣泛解說在「解脫道」隨行中「智」之剎那性以這樣的說明方式是從結果[26]解釋原因[27]的緣故

解釋「空無相無生無滅無垢無離垢無減無增」

此外其中凡是非其他次第出生最開始的智是「法智」

以任何法智之力而達究竟者說為「類智」

這當中於苦諦上遍知自性「空」者這是「苦法智」

此外於真實性中證自性空所以證「無相」者這是「苦類智」

於集諦上又知道自性「無生」這是「集法智」

此外於真實性中除「無生」以外其餘皆不合理所以是不滅證「無滅」者這是「集類智」

滅諦者就是在真實當中「和污垢的自性無相附屬」[28]能遍知這道理這是「滅法智」

在「自然即不與垢染相混雜」的本性中「離垢清淨」是客塵[29]因此「自性清淨的本性中無有離垢」通達此理為「滅類智」

在道諦中自然即是所斷的諸法屬於客塵所以是「沒有」因此並沒有「藉由對治力而令違品減少」這種事——這是「道法智」

由於「無一法不屬於法界」所以經文說「無減」如此使對治增上之事——亦即是「增加」也完全不合理因此說「無增」——這是「道類智」

因此應該知道此中「忍」和「智」之剎那事實上在加行道中亦存在而於見道位之正行中被七覺支[30]所轉動

因此正念覺支將智之八剎那作為對象這是後得中的次第如此講解見道位後修道位是以相違的品類[31]和對治的品類[32]作為兩者所依的分類各各有九種故能遮除三十六種所取和能取的分別

【玄奘法師】是故空中無色無受無眼無色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無智亦無得

【法成法師】舍利子是故爾時空性之中無色無受無想無行亦無有識無眼無耳無鼻無舌無身無意無色無聲無香無味無觸無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無智無得亦無不得

【寶僧法師】因此舍利子空中無色無受無想無行無識無眼無耳無鼻無舌無身無意無色無聲無香無味無所觸無法由無眼界乃至無意界由無法界乃至無意識界由無無明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無老死盡無苦無智無得亦無不得

說明經文中的修道位

因此在這之中的修道位由經文中的「因此舍利子」到「亦無不得」講解斷除所斷之次第

經文中「因此」的意思是修習見道位本身現前之對象也就是斷除五蘊等三十六種分別

這當中從以所遍計為依處之能取分別[33]能執著的識對於蘊所進行的分別是至經文中的「無八識」[34]

解釋「無法由無眼界乃至無意界由無法界乃至無意識界由無無明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無老死盡」

對治十二處分別是至經文中的「無法」

對治十八界分別是至經文中的「乃至無意識界」

對治緣起分別是至經文中的「乃至無老死盡」

解釋「無苦無智無得亦無不得」

對治四諦分別是至經文中的「無道」

對治見道位分別是經文中的「無智」也就是所謂包括法智和類智

對治修道位分別是經文中的「無得」也就是以此能得故是「得」是以出離世間和世間慧攝持之修道位

對治勝進道和無學道之兩種分別是經文中的「亦無不得」也就是無所得和能得之分別因此說「無不得」之勝進道以及無學道

對治以實有為所依的能取分別計度在這裡是從否定的方面而宣講然而勝進道是依照次第以蘊界處等作講解在對治「自主之我」的分別以外以「一」「作者」「見者」「煩惱所依」「離欲所依」「見」「修」「作事」等作為對治所依之分別計度

同樣地又以對治流轉輪迴為所依之所取分別計度以對治五蘊等分別計度而宣講

差別是當空性波羅蜜多之分別思維尚未充足而對四諦之分別思維尚有殘餘者

「不得」是在說無學道這當中除了還滅為所依者——即由所取分別之外不包括「無明」「對名色的執著」以及「貪著二邊諸分別」

直接講解前面所未提及者的經文或其他法即是以五蘊之對象宣講五蘊之分別觀察

「智」即分別觀察

「得」以遍計虛妄之事即以無觀待參考之自性[35]包括「我」等[36]之分別觀察

其它遍計以外一切由對治來包括歸納也就是「不得」是無生的所詮內容是無生之分別觀察

「無無明」「無無明盡」「無老死」「無老死盡」等以諸「無」故是不知染淨之分別觀察

以四諦之分別觀察即未住聖道的有情需要去分別觀察

【玄奘法師】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法成法師】是故舍利子以無所得故諸菩薩眾依止般若波羅蜜多心無障礙無有恐怖超過顛倒究竟涅槃三世一切諸佛亦皆依般若波羅蜜多故證得無上正等菩提

【寶僧法師】因此舍利子以無得故諸菩提薩埵依止般若波羅蜜多而住心無障礙以心無障礙故無有恐怖超越顛倒究竟涅槃住三世的一切佛陀亦是由依於般若波羅蜜多已現證無上正等覺

說明經文中的勝進道無學道諸果位

由經文中「因此舍利子」至「現證」講解勝進道無學道以及諸果位

解釋「以無得故諸菩提薩埵依止般若波羅蜜多而住心無障礙以心無障礙故無有恐怖」

「因此」宣講遮除三十六種分別

「以無得故」是究竟清淨「得和未得的三輪分別」

「依於般若波羅蜜多」是勝進道之資糧「依」是勝進道之加行經文中「諸菩提薩埵依止般若波羅蜜多而住」的「住」「安住」於心之所緣者是勝進道之正行

講解勝進道之後接著講解無學道就是經文中的「無有恐怖」也就是當心的所緣不可得時安住於勝進道的正行而後對於提到無所得會產生恐怖的有情眾生是煩惱習氣作障礙的緣故與之相反就是所謂的「無有恐怖」

解釋「超越顛倒究竟涅槃」

由無有恐怖與第十地相關所以「超越煩惱障和所知障的顛倒」因此不復退轉住三世的一切佛陀也是因為依於般若波羅蜜多而得「究竟涅槃」與說「現證無上正等覺」相關以是究竟之自性和無學的緣故就是涅槃

解釋「住三世的一切佛陀亦是由依於般若波羅蜜多已現證無上正等覺」

而「由依於般若波羅蜜多」意即「無學道之自性」「住三世的一切佛陀亦」[37]是所依之補特伽羅有情若不觀待參考過去存在「還有其他的道」之疑慮如果沒有現在無法成立無欺如果沒有未來會變成無趣入之因因此經文中說「住三世」

如此用這些講解「成立是為一乘法」由講解無學道而講解結果者是「無上」等其中「無上」是因為知識和解脫是一味的

「三藐三」是於成佛時的「正等」[38]而不是菩提本身的正等此所謂「三藐三菩提」是無盡及無生之智慧

有人認為經文中的「無有恐怖」等是宣講無學道「究竟涅槃」是指結果「住三世」等被認為是說在同一道中成辦正等覺

【玄奘法師】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法成法師】舍利子是故當知般若波羅蜜多大密咒者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諸苦之咒真實無倒

【寶僧法師】因此應知般若波羅蜜多大咒是大明咒無上咒無等等咒究竟息滅一切苦厄之咒以是真實不虛故

歸結前文

如此由講解其正行當如何修學至加行後得者是至經文中「因此」所宣講其中又分四項第一講決定趣入之因第二福德資糧之體性——即行於所諷頌之般若波羅蜜多的加行第三所諷頌之般若波羅蜜多的正行和第四總結

解釋「因此應知般若波羅蜜多大咒是大明咒無上咒無等等咒究竟息滅一切苦厄之咒以是真實不虛故」

「因此」是指斷德智德圓滿的原因

「般若波羅蜜多」意思是在資糧道中用念住等為助伴的順解脫分

「大明」是享有憑藉五根和五力的順抉擇分

「無上」意思是於住見道之正行中以證解之分而言與佛平等

「無等等」中的「無等」是勝進道無學道它在能除障礙方面是「等」即修道

「能息滅一切苦厄」因為在勝進道和無學道兩道中依照次第接近殊勝佛果以及是「證解淨樂之波羅蜜」之因

「不虛故」是斷德圓滿

這是為何「即是所說般若波羅蜜多之咒」「咒」的意思是救護和智慧因為能於一切道中能斷除各自之相違品類煩惱習氣以及相應各自觀察的緣故

【玄奘法師】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帝 揭帝 般羅揭帝 般羅僧揭帝 菩提 僧莎訶

【法成法師】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祕密咒即說般若波羅蜜多咒曰峩帝 峩帝 波囉峩帝 波囉僧峩帝 菩提 莎訶

【寶僧法師】即是所說般若波羅蜜多之咒即如是謁諦謁諦波羅謁諦波羅僧謁諦菩提唆哈

解釋心經咒

此由講解應該如何知道一直到講解何者是所知

tadyathā[39]的意思是「此等義現前而應諷頌」這是講解修行的次第因為以《寶性論》中說的方式「具悲者示現老和病然已離生等已見真實故」於見道位中斷除「生」

「謁諦謁諦波羅謁諦」(gate gatepāragate就是見到出離六道眾生體性之道[40]因為離開一闡提道而決定實踐於資糧道所以是波羅蜜多[41]又由資糧道之實踐必至加行道所以是波羅蜜多[42]

由此而實踐者所謂「謁諦謁諦波羅謁諦」(gate gatepāragate)是見道

「波羅僧」(pārasaṃ°以住於修道的緣故

「謁諦」(°gate)意思是安住於勝進道和無學道中

「菩提」(bodhi是結果

「嗡」(oṃ)和「唆哈」(svāhā)是加持之文字為了證得諷頌之果

歸結前文

如此已經講解在正行當中智慧資糧之所學以及在後得位中福德資糧之所學

於此表示所諷頌般若波羅蜜多即講解因此於還出之時[43]諸文字教法等之體性[44]亦需在前文所說八種福德資糧中修學

【玄奘法師】(無)

【法成法師】舍利子菩薩摩訶薩應如是修學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寶僧法師】舍利子菩提薩埵應如是修學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所行

現在什麼法門及如何是應該修學的由經文中「舍利子」至「應如是學」作總結而回答此問作

如此從經文中「由是」至「讚嘆」所說的是由抉擇正行而作攝受

[科 判]

彼攝受又分二佛所攝受以及眷屬所攝受

【玄奘法師】(無)

【法成法師】爾時世尊從彼定起告聖者觀自在菩薩摩訶薩曰善哉善哉善男子如是如是如汝所說彼當如是修學般若波羅蜜多一切如來亦當隨喜

【寶僧法師】由是其時薄伽梵從彼三摩地中起由此對聖觀自在菩提薩埵稱善善哉善哉善男子正是如此善男子正是如此應如你所教一樣應修行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所行一切如來亦隨喜

這當中從佛攝受方面而說者是經文中「由是其時」等

「由是」是解釋「在聖觀自在講解教法圓滿之後」的意思

「其時」意思是為了令未來的有情趣入般若而將此處聖觀自在的教授立為佛語之時不是為了讓現在的有情眾生趣入因為彼等對聖觀自在菩薩的信心這當中沒有疑慮的緣故

「從彼三摩地中起」是從觀他者而起作用之業

「善哉善哉」以所謂「言者喜畏等故意煩亂及讚罵倒業語說亦無過失」的方式——「善哉善哉」之重複語則是特別開示稱讚之因

未來「隨喜」者是趣入此聖教的體性以及就得果而言道是無欺的因此「一切如來亦隨喜」

【玄奘法師】(無)

【法成法師】時薄伽梵說是語已具壽舍利子聖者觀自在菩薩摩訶薩一切世間天阿蘇羅乾闥婆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寶僧法師】薄伽梵說此後心具歡喜之具壽舍利子和聖觀自在菩提薩埵以及彼等一切眷屬以及包括天阿修羅乾達婆等世間者歡喜讚嘆薄伽梵所教

通過攝受眷屬聖觀自在讚嘆佛陀這樣的辯才是從佛力加持而生的緣故在「天人」之後才說「阿修羅」等世間眷屬是為顯示堪能修學之器當中有殊勝與下劣之差別的緣故經文中天等讚頌應知是他們承諾進入修學

對此稱為「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的聖教相對於詳細講解而言本論是以總結的方式講解現觀次第

吉祥詞

由闡釋經集教法得入於清淨行簡擇涅槃等真實義在您跟前向您頂禮

依照吉祥的佛陀其聖足蓮座上落下的些許微塵由這樣心意歡喜之力我作此《心經》釋論

或許未能利益他人我自己也不是大菩薩然而用我這低劣的能力無勤為了利益他人

在勝地印度中央某些追求義理的人在這當中有智慧者圍繞勸請我因而作此《心經》釋論

《心經》就像三世諸佛母其心要的靈藥正遍知佛陀就像大醫王以此《心經》釋論願除去煩惱濁世的苦病

由班智達吉祥大眾所著之《遍知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之義》圓滿

印度智者其本人以及譯師比丘獅幢所校訂編輯

註釋

[1] 這二種情況就是——將佛陀未曾說的事理記錄在佛典當中或將佛陀已說的事理做了錯誤記錄

[2] 意指「為何要結集經典」

[3] 正是結集者聽聞的那一回而不是別的時間場合

[4] 意為「德」

[5] 意為「有德」

[6] 因為色身具有功德所以普受稱揚

[7] 就像天眾龍眾人眾等彼等的飲食和維持生活的所需是不同的

[8] 正如「舍是王的依處」法身乃為化身的所依也是五明——化身的功德所依

[9] 求解脫之佛道求活命之飲食

[10] 「異門」指「同義詞」

[11] 等持於此

[12] 實際的說法者是佛陀所以是「觀自在僅憑入定就進入般若以此向佛祈請」

[13] 在時間方面沒有特別界定

[14] 即「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

[15] 即「在此」

[16] 即「信根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

[17] 即「信力精進力念力定力慧力」

[18] 對於事物不會認為「一定是這樣或那樣」

[19] 因為施設的二取自性為空

[20] 「法界」即「空性」

[21] 空性的本質

[22] 意指「有自性」

[23] 此為中觀宗破實有的方式也就是「某一法若有「異於空性」的自性就會有「這個自性與法界是一還是多」的問題

[24] 能取所取是一若「因」不成立「宗」也不成立

[25] 八忍和八智

[26] 指「解脫道」

[27] 指「無間道」

[28] 即「無垢」

[29] 「客塵」指暫時性的

[30] 即「念擇法精進輕安捨」

[31] 所對治的煩惱

[32] 能對治的法門

[33] 即「識」

[34]八識皆無

[35] 獨立存在不假因緣

[36] 我所我法等這些是所對治

[37] 此處引號位置為原譯文所用並非讀為「住三世的一切佛陀亦特此說明

[38] 覺悟之人的正等

[39] 即譯文中「即如是」

[40] 即見道

[41] 意即「達至他道」

[42] 意即「達至他道」

[43] 應指「起身」「出定」「下座」即進入後得位

[44] 即前文十法行中的「書寫」等

下載 PDF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