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竭陀賢女經

摩竭陀賢女經[1]

Sumagadhā avadāna.

མ་ག་དྷ་བཟང་མོའི་རྟོགས་པ་བརྗོད་པ།

題解

「摩竭陀賢」為舍衛城給孤獨長者之女遠嫁至福增城其地多宗仰外道據本經所說佛示現神變調伏外道後外道紛紛遷移至邊地其中即包括福增城

經中故事緣起城中有一尼犍子外道「牛授」前往舍衛城化緣對摩竭陀賢一見鍾情遂前往提親給孤獨長者請示佛陀此事合宜與否在佛陀授記下長者同意這門親事嫁女至福增城也留下佛法未來在福增城等地弘化的因緣

後來摩竭陀賢女在福增城遙喚迎請在舍衛城的佛陀蒞臨應供在佛陀未至之前佛陀弟子當中已得神變自在的大阿羅漢們紛紛以神通力前往而後佛陀親臨種種莊嚴神變奇景遂使人人生信於是福增城漸成為佛法弘化之處

由於摩竭陀賢女是本經主角因此佛陀的弟子就此事向佛陀請示佛陀便開示摩竭陀賢女的過去因緣經中亦揭示在過去迦葉佛時代詰利詰王的十種夢境該王的公主「金鬘」即摩竭陀賢女前身當時即已承事迦葉佛並「行佛所行」至於詰利詰王的十種夢境則預示了未來釋迦牟尼佛教法的發展包括教團分裂為十八部派之事

另在現存漢譯佛典裡例如東晉‧僧伽提婆所譯《增壹阿含經‧須陀品》中記敘修摩提女(即摩竭陀賢女)迎請佛陀親至信奉外道的夫家接受飯食供養佛陀為了度化夫家大眾就命令已證阿羅漢且有神足通的弟子各顯神足飛往修摩提女夫家CBETA, T2, no.125, p.659c-665a)其他相關譯本有宋‧施護譯《佛說給孤長者女得度因緣經》吳‧支謙譯《須摩提女經》吳‧竺律炎譯《佛說三摩竭經》北魏‧慧覺譯《賢愚經》卷6〈富那奇緣品第二十九〉等皆有相關敘事另如巴利本可參閱《小部‧法句經注釋》(圓滿法藏佛典漢譯 編輯部)

佛經語文體版

頂禮一切佛菩薩

佛世尊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2]

彼時有給孤獨長者女名摩竭陀賢具足信心稟性佳妙意樂良善兼利自他住於舍衛城

於時福增[3]城中別有商主其子名為牛授[4]親近外道深信諸尼犍子[5]於時世尊現大神變諸外道皆住於邊城或於作賢城[6]或於遨哩迦[7]境內或住福增城

彼時牛授猶未成家尼犍子告彼言「給孤獨長者有女名摩竭陀賢形色妙好觀之韶麗端嚴如諸賢士」牛授聞已即作尼犍子裸形[8]往趣舍衛城

未久至已往詣給孤獨長者家乞食即睹彼女便起愛著乃以帽承接其所施物

彼女見其行止倒錯不覺哂之「此人不具正知而來化緣」牛授愧甚返於福增城稟報其父旋往提親

給孤獨長者遂來諮稟於佛世尊告曰「摩竭陀賢若往福增城未來某時將行出家事行佛所作

於是給孤獨長者告諸親族已施其女遂攜其女往福增城

未久諸尼犍子群至該家受食其姥語摩竭陀賢曰「今日於家設供以款諸應供者汝可出而觀之

摩竭陀賢聞言歡欣喜悅心念「此定為尊者舍利子大目犍連等諸大聲聞至焉」心極歡喜無畏而往乃見諸尼犍子周身赤裸猶如林中水牛髦髮盡除宛若雛鴿

摩竭陀賢見已即生羞惡轉視他方

其姥問曰「新婦何故失望若此

彼女答曰「如若此輩得為應供者則有何人不為應供者

其姥問曰「婦有聖師更愈此乎

彼女答曰「吾父祇園精舍中住有稱名佛陀之導師彼堪為一切動靜世間所應供者

其姥復問「汝之導師其何如焉

答曰

「吾師猶如紫金聚亦如純金淨無垢

戒律清淨智深湛三界無等勝群倫

其姥聞言極為歡喜問曰「新婦明日能令吾等得見佛陀乎

摩竭陀賢答曰「應備齋食明日當迎世尊

於時眾曰「吾等敬備齋食汝明日當迎世尊至

爾時摩竭陀賢即登樓頂遙向世尊處合掌禮拜隨念世尊功德揚鮮花炙薰香高舉金瓶之水一一傾注至誠迎請即自嘆曰「大悲世尊我如野獸身處邊地遠離三寶懇請攝受願偕比丘僧眾同來此處

復說是語

「戒律清淨智極淨具信精藏大聲聞[9]

我無依怙祈悲憫祈速前來悲攝受

言念方畢諸花金瓶水等一時騰飛虛空

彼時世尊從正住起為四眾說法金瓶之水停住尊前如琉璃樹鮮花重重住於世尊上方虛空宛若樓閣薰香亦如雲朵相與層疊

爾時具壽阿難見斯景已啟問世尊「世尊如斯迎請從何處來

世尊告曰「阿難此從福增城來距此百六十三由旬

阿難彼城由諸外道掌持故應以神通變化往之」今即分派籌木與諸比丘眾

於時具壽阿難自長老座首始依次行籌作是言「明日將往福增城彼城由諸外道所掌持汝等有神通者即受籌」於是由長老座首始依次受籌

於時尊者富樓那亦在彼處未得神變伸手欲取籌木具壽阿難告之云「尊者此行非往給孤獨長者處乃往他處有城名曰福增去此百六十三由旬

彼時尊者作意云「我已斷盡無始修惑欲發共諸外道神通斯有何難」思已即生神變於次輪行籌之前即舒臂引手取籌木猶如象鼻

有頃具壽阿難復坐於上座長老一側云「凡得神變者應趣福增城

次日天明諸比丘即以神通變化正趣而往於時四大天王亦於舍衛城瞻睇觀景

於時阿若憍陳如乘駕馬車示現電光緩注甘霖如是以自力示現神變而來

摩竭陀賢家主目睹斯景問曰「摩竭陀賢此是汝之導師耶

彼女答曰「此是阿若憍陳如世尊初轉法輪時最初現證無我者即此首至者

其間尊者大迦葉變現巨大磐巖其上百木森羅眾鳥滿山眾花遍覆各式澗水以為美飾降自上方虛空

摩竭陀賢家主見而問曰「摩竭陀賢此是汝之導師耶

彼告家主曰「此是大迦葉世尊說為頭陀第一此棄捨九百九十九雙牛如跋陀迦毘羅[10]等諸善士棄諸黃金珍寶猶如唾沫捨家出家即此來者

其間具壽舍利子變現獅子車自上方虛空神變而來

家主見此問曰「摩竭陀賢乘此獅子車而來者是汝之導師耶

摩竭陀賢告彼曰「此是比丘舍利子世尊說為智慧第一彼才入胎即勝南瞻部洲一切辯論者此為第二導師二勝之一是佛法商主隨轉法輪即此乘獅子車而來者

隨後來者乃具壽大目犍連變現象王宛如巨象地護自上方虛空神變而來

家主見此問曰「摩竭陀賢今此騎駕象王宛如巨象地護而來者是汝之導師耶

摩竭陀賢告彼曰「此是比丘大目犍連世尊說為神通第一[11]其以神通運一足趾即能搖撼天主帝釋宮殿亦曾調伏難陀鄔波難陀二龍王即此乘象王車而來者

其間具壽阿那律變現蓮花大如車輪全金所造吠琉璃莖梗白銀花蕊從虛空中神變前來

家主見此問曰「摩竭陀賢此是汝之導師耶

摩竭陀賢告彼曰「此是比丘阿那律世尊說為天眼第一由其福德力所攝持故(凡其化緣托缽所往)於門入口處皆有五百器皿滿盛佳餚法衣齋食臥具醫藥及諸資具隨意受用即此乘大蓮花而來者

其間具壽富樓那以神變力變現金翅鳥車自上方虛空神變而來

家主問曰「摩竭陀賢此乘金翅鳥車而來者是汝之導師耶

摩竭陀賢告家主曰「此是比丘富樓那世尊說其說法第一即此乘金翅鳥車而來者

其間具壽馬勝威儀寂靜而來

家主問彼曰「摩竭陀賢此手持缽盂自上方虛空前來威儀寂靜者是汝之導師耶

摩竭陀賢告彼曰「此是比丘馬勝其以威儀寂靜而伏狂象聖者舍利子由睹其威儀寂靜而見真諦彼見諦已遂於世尊教法出家出家已復證阿羅漢即此威儀寂靜而前來者

其間具壽優婆離變化金多羅樹林自上方虛空變化而來

家主問彼曰「摩竭陀賢此棲止金多羅樹林而來者是汝之導師耶

摩竭陀賢告彼曰「此是比丘優婆離世尊說為持律第一彼五百釋迦種樂出家時各各蠲除自身瓔珞鐲環臂飾金傘等諸莊嚴具及諸衣服廣陳前列尊者方寓目已即生厭離了知一切悉皆無常遂於世尊教法中出家既出家已證阿羅漢即此棲止金多羅樹林而來者

其間具壽大迦旃延變現吠琉璃樓閣自上方虛空神變而來

家主問曰「摩竭陀賢此坐吠琉璃樓閣而來者是汝之導師耶

摩竭陀賢告彼曰「此是比丘大迦旃延世尊說為經部及說一切有部師中論議第一[12]即此坐於吠琉璃樓閣而來者

其間具壽摩訶拘絺羅變現牛王之車自上方虛空神變而來

家主問曰「摩竭陀賢此乘牛王車而來者是汝之導師耶

摩竭陀賢告彼曰「此是比丘摩訶拘絺羅世尊說為得四辯才觸難答對[13]第一即此騎駕牛王車而來者

其間具壽畢陵伽婆蹉[14]乘大鵝車自上方虛空神變而來

家主問曰「摩竭陀賢此乘大鵝車而來者是汝之導師乎

摩竭陀賢告彼曰「此是比丘畢陵伽婆蹉世尊說為悲心第一其將渡恆河時即喚河神言道『小婢莫流』言畢河水乃止如山疊嶂水即兩斷即此乘大鵝車而來者

其間具壽二十億[15]自山林踽踽經行而來

家主問曰「摩竭陀賢此從百樹所覆之林中經行而來者是汝之導師乎

摩竭陀賢告彼曰「此是比丘二十億世尊說為精進第一方其初生之時即著耳璫值二十億四指金毫爰生足底其初受食即用盡五百錢又世尊示疾命大目犍連來受淨食乃聞異香遍滿竹園頻婆娑羅王亦聞此香甚感驚異又其以雙足觸地地即大震其出家經行之時足傷血流烏隨啄飲即此經行而來者

其間具壽羅睺羅亦作神變現轉輪聖王相而來

家主問曰「摩竭陀賢此現轉輪聖王相而來者是汝之導師耶

摩竭陀賢告彼曰「此是世尊之子世尊說為密行第一今所化現乃父所捨之富樂以轉輪聖王盛裝嚴飾輪王七寶悉皆具足又其千子圍繞宛若群星拱月執持君道猶如人主千江匯注有如大海能除眾生怖畏疾病憂苦如諸有情[16]大攝護者[17]如萬獸中之獅如群羽中大金翅鳥如遣一切冥闇之日如領四洲轉輪聖王亦如善法堂中具足千眼之護法(帝釋因陀羅)如是前來

如是(諸比丘眾)或熾燃火炎或降注甘霖或廣現種種示導神變同來此處

或從地騰起或留虛空住

或變化敷具且觀神變力

如是世尊諸弟子眾皆正趣彼處爾時世尊放大光明猶如純金其光遍照南瞻部洲始自舍衛終至福增兩城之間大放光輪肉眼所及無不明見一切眾人皆悉見之

[爾時]世尊亦由虛空前往執金剛隨立一側淨居諸天自上方來欲界諸天由下方至帝釋從於左梵天侍於右五髻[18]極喜及施目等諸乾闥婆眾奏琵琶吹管笛震擊鼓及腰鼓作諸種種微妙樂音供灑鮮花薰香塗香花鬘團團簇擁而往

其間世尊令七萬七千有情初見真諦後即往趣福增城彼城復有十八城門世尊即變現十八於諸城門各化現一佛身而後乃往摩竭陀賢宅舍

然或有人眾欲親睹佛世尊未果起大忿恚欲興暴行摧毀摩竭陀賢家舍世尊乃加持該城令成水晶使一切眾家宅中悉皆得見佛身安住

於時福增城中摩竭陀賢等眾多百千有情以妙花塗香花鬘薰香等(諸供養物)供養世尊世尊亦向摩竭陀賢等大眾宣說正法隨摩竭陀賢等數十萬眾應聞何法得現見真諦者即為彼等宣如是法一切眷屬皆專意向佛向法向僧

爾時諸比丘心生疑惑問於能斷一切疑之世尊言「世尊摩竭陀賢住於此地令眾多百千有情得增上生並趣解脫此人行佛所行甚為希有

世尊告曰「諦聽此女非唯今日乃往過去時中亦行佛所行諸比丘於過去人壽二萬歲時有正等覺出世名曰迦葉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世尊

彼時波羅奈斯城有王名「詰利詰」生有一女彼女生時具有金鬘故命彼名為「金鬘」

彼女漸長一日與同齡五百童女各各皆有童女圍繞同往承事迦葉佛正等覺並於佛得正信盡形壽以法衣齋食臥具醫藥及諸資具承事供養迦葉佛世尊正等覺

彼時詰利詰王於夜夢中見十種境所謂

大象王自戶牖出然細尾未過

口渴者向外覓井

一升麨[19]貿易一升珍珠

檀木與柴薪等價

花果豐碩一庭園為不與取者所劫奪

彼雖幼象乃令香象驚怖

獼猴染糞沾穢他猴之身

見猴受灌頂為王

十八人共奪一布匹而布未坼裂

見群眾集會互相鬥毆爭訟興兵訐露令人驚怖

其後國王寤覺驚恐惶怖心生厭沮而作是念「吾性命可有違礙乎豈非將失國乎」乃召諸婆羅門熟解夢兆者具陳如前諸夢

彼皆瞋於金鬘而作是言「天尊得於諸大眾中爾所最極悅可者剜取其心[20]並作燒燔以為供施」王聞言已心意黯然而作是念「諸眾中我所最極愛悅者即吾金鬘

金鬘既聞悉此事彼亦穎利聰慧乃前趨王側作是言「天尊曒日若升何用燈火之明迦葉正等覺世尊現住誠諦仙人所居處鹿野苑可往問彼隨彼世尊之所授記即當如是受持

於是詰利詰王遍告波羅奈斯城「吾今將往詣世尊前」乃偕從者眾多百千及金鬘女共同往詣世尊所至已頭面禮足為聞法故坐世尊前

爾時詰利詰王即從座起向世尊處合掌作禮敬稟諮求而作是言「世尊吾於某夜乃有十夢因而畏葸即夢大象王自戶牖出然其細尾未過」等具如前說「祈請世尊為我授記諸夢果兆

世尊告曰「大王無懼汝之國境無有衰損壽命亦無違礙大王然未來人壽百歲時有正等覺名釋迦牟尼佛出現世間後世諸聲聞眾不護其身不護其心不護戒律不護智慧雖捨親眷出家復於精舍起家宅想而生愛著象自牖出其尾纏著即彼事兆

「大王彼等雖與說法者共住精舍然其不欲樂求聽聞不住內心汝夢渴者向外覓井即彼事兆

「大王彼聲聞眾但為求飲食故正說根覺支諸珍法寶汝夢滿升麨貿易等升珍珠即彼事兆

「大王彼聲聞眾受持外道言辭等同佛語汝夢檀木與柴薪等價即彼事兆

「大王彼諸聲聞不護其身不護其心不護戒律不護智慧彼等為求生養之故自僧伽內取諸妙勝花果用施在家徒眾汝夢果實豐饒庭園遭諸不與取者劫奪即彼事兆

「大王彼聲聞眾中犯戒造罪者將勝伏具戒比丘及具善法者汝夢幼象令諸香象驚怖即彼事兆

「大王彼聲聞中將有犯戒造罪者彼等將毀謗諸具戒者汝夢獼猴染諸糞穢復沾塗他猴之身即彼事兆

「大王彼時諸愚昧者將受灌頂為王汝夢獼猴受灌頂為王即彼事兆

「大王彼時教法分十八部而無能裂解脫之布汝夢十八人共拆匹布而布未裂即彼事兆

「大王彼佛教法因諍而衰汝夢群眾相互鬥毆爭訟興兵訐露即彼事兆大王於未來世將有如是不遜之人

世尊告曰「於此之時詰利詰王及金鬘於迦葉佛世尊正等覺前發起順解脫分諸善根

「諸比丘汝於意云何彼時金鬘即今摩竭陀賢是也彼時此人即行佛所行現今此人亦來行佛所行

諸比丘眾復生疑惑而問世尊「大德金鬘造作何業著金鬘而出生

世尊告曰「諸比丘此人往昔具已作之業即彼過去某世曾為農婦以諸種種異色鮮花編結成鬘懸置獨覺塔上彼業熟故著金鬘生

「由是之故諸比丘若作純黑業得純黑異熟作純白業得純白異熟作黑白雜業得雜異熟

諸比丘由是之故應捨純黑業及捨雜業當精勤修諸純白業諸比丘眾汝等當如是學

佛說是經已諸比丘眾於佛所說稱揚讚嘆

摩竭陀賢女經

印度親教師達磨師利跋陀羅(法吉祥賢)主校譯師比丘楚臣雲丹(戒德)[21]翻譯大譯師比丘仁欽桑波(寶賢)校訂暨抉擇

現代語體版

頂禮一切佛菩薩

世尊(釋迦牟尼佛)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精舍時給孤獨長者有個女兒名叫摩竭陀賢也住在舍衛城中她天性善良心懷善念利己利人對佛法具足信心

那時在一處名為福增的城市住著另一位商主他有個兒子名叫牛授牛授親近外道十分信仰裸形外道的行者那時候世尊示現大神變外道都住在[舍衛城]四周的邊地諸如作妙城遨哩迦境內福增城等

當時牛授尚未成親裸形外道行者告知他「給孤獨長者有個女兒名叫摩竭陀賢相貌姣好端品莊嚴如同高尚人士」牛授聽了便作裸形外道行者裝扮前往舍衛城

不久他抵達舍衛城至給孤獨長者家乞食一見到摩竭陀賢他就起了貪愛之心以致在接受布施時竟用帽子接取布施物

摩竭陀賢見他舉止顛倒不禁失笑說道「此人不具備正知而前來化緣呀」牛授羞愧不已而返回福增城抵家後他旋即向父親稟報請父親立刻前往提親

給孤獨長者於是向佛請問此門親事世尊告訴他「摩竭陀賢如果前往福增城未來將行佛事業(協助護持出家眾進行供養建寺等)

於是給孤獨長者便向親族宣告已將女兒許配出去遂帶著女兒前往福增城

而後不久裸行外道行者們來到牛授家接受供養婆婆便對摩竭陀賢說「今日我們家設齋款待前來應供的人妳來看看應供者們

摩竭陀賢聽了歡欣喜悅心想「必定是尊者舍利子大目犍連等大聲聞眾來了」於是滿心歡喜不假多想便前去了不料到場後所見到的卻是裸行外道行者他們全身赤裸膚色如林中水牛全無鬚髮就如剛出生的雛鴿般

她目睹此景感到十分錯愕羞赧便將視線轉往其他方向婆婆見狀對她說道「妳為何如此失望」她回答道「如果像這樣的人都能算是應供處還有誰不能接受供養呢

婆婆對她說「難道妳認為有比他們更殊勝的老師嗎」摩竭陀賢答道「在我父親的祇園精舍中住著一位被稱為佛陀的導師他是一切動靜世間的應供處

婆婆又問「他是怎樣的一位導師呢」摩竭陀賢回答

「吾師猶如紫金聚亦如純金淨無垢

戒律清淨智深湛三界無等勝群倫

(我的老師如同紫磨金一般散發光芒也如純金般無瑕

他的戒律清淨智慧深妙在三界之中無與倫比

婆婆聽了十分歡喜問道「兒媳啊明天妳能讓我們見到佛陀嗎

摩竭陀賢回答「請備妥潔淨的齋食明天將請世尊前來」眾人當下回應道「我們會備妥潔淨的齋食妳明天就迎請世尊前來吧

於是摩竭陀賢登上樓頂向世尊所在方位合掌禮拜隨念著世尊的功德她散灑鮮花點燃薰香為了迎請世尊她還舉起金瓶一一注水並感嘆地祈請道「具足大悲的世尊啊我就如同身處邊地的野獸般遠離了三寶懇請攝受願您與比丘僧眾一同前來此處

摩竭陀賢又繼續唱念偈頌

「戒律清淨智極淨具信精藏大聲聞

我無依怙祈悲憫祈速前來悲攝受

(戒律與智慧皆極為清淨具足信心堪能受持[正法]精藏的大聲聞眾

我今無所依怙祈請諸位大悲攝受蒞臨此地攝受我

話音方落所有花朵薰香金瓶水等頓時騰飛於空中

正當此時世尊也起定為四眾說法這時金瓶水靜止於世尊面前有如琉璃樹一般而鮮花則在世尊上方的天空有如層層樓閣薰香則如層雲般重重疊聚

長老阿難見到此景便請教世尊「世尊這是從何方而來的迎請呢」世尊告知「阿難這是來自福增城的迎請該地距此有一百六十三由旬阿難福增城此際正由外道所把持應當變化神通前往該城」隨後[阿難]便分派籌木給眾比丘僧們

長老阿難遂由長老座首開始一邊依次發放籌木一邊說道「明日我們將前往福增城此城為外道所把持因此請已證得變化神通者受取籌木」於是便由長老座首開始依次受取籌木

當時富樓那尊者也在場他雖未證得神通卻也打算伸手索取籌木於是長老阿難便向他說「上座這回我們可不是去舍衛城給孤獨長者那兒而是要去一百六十三由旬外的福增城

富樓那尊者心想「我已經斷盡無始以來所串習的煩惱要運用外道也會的神通哪裡有什麼困難呢」於是便施展神通在還沒有發放下一次籌木前就伸出如象鼻般的長手取得籌木

隨即長老阿難坐在長老的一側說道「你們應當運用所具備的神通各自前往福增城」翌日破曉眾比丘便以神通變化浩浩蕩蕩地啟程此時四大天王也在舍衛城觀看此景

當時阿若憍陳如乘著馬車示現閃電光明由天空緩緩降下甘霖如此示現自己的神變而抵達福增城

摩竭陀賢的家主見到此景便問「摩竭陀賢啊這位是妳的導師嗎」摩竭陀賢回答「這位是阿若憍陳如世尊初轉法輪時最早現證無我的聖者便是最先前來的這位

接著尊者大迦葉變化出一座巨大岩山上面有眾多樹木森然羅列各種飛禽花卉遍覆山中各式各樣的流水莊嚴其山大迦葉尊者便如此從上方虛空降臨

摩竭陀賢的家主見到此景又問道「摩竭陀賢啊這位是妳的導師嗎」摩竭陀賢說「這位是大迦葉世尊稱讚其為頭陀苦行第一他棄捨了一千九百九十八頭牛如同迦毘羅衛國的跋陀羅一般與諸善人比肩視黃金財寶猶如唾沫捨棄所有家產而出家的就是前來的這位

而後長老舍利子也變化出獅子車示現神變從上方虛空而來家主見了便問「摩竭陀賢這位乘獅子車前來的是妳的導師嗎」摩竭陀賢說「這位是比丘舍利子世尊稱讚其為智慧第一他一入母胎智慧就勝過南瞻部洲一切的論辯者他是第二導師佛陀二大弟子[之一]為佛法商主隨轉法輪就是乘獅子車前來的這位

隨後而來的是長老大目犍連他變現出宛如巨象地護般的象王以神變從上方虛空而來

家主見了問道「摩竭陀賢乘坐象王前來的是妳所說的導師嗎」摩竭陀賢回應道「這位是比丘大目犍連世尊說他神通第一他以神通力僅用一根腳趾就足以撼動天主帝釋的宮殿並曾調伏難陀鄔波難陀兩大龍王就是乘坐象車前來的這位

此時長老阿那律變現出蓮花此花大如車輪全由金造並以琉璃為莖梗白銀為花蕊示現神變從虛空來

家主見到此景便問「摩竭陀賢這位是妳的導師嗎

摩竭陀賢告訴家主「這位是比丘阿那律世尊稱其天眼第一他深具無上福德[因此托缽化緣時所到之處]門口皆有五百器皿器中盡皆盛滿佳餚稍一動念便有法衣齋食臥具醫藥及諸資具供其受用就是乘坐蓮花前來的這位

同時長老富樓那也以神變力變化出金翅鳥車自上方虛空示現神變前來家主問「摩竭陀賢啊乘金翅鳥車前來的這位是妳的導師嗎」摩竭陀賢告訴家主「這位是比丘富樓那世尊稱其說法第一就是乘金翅鳥車而來的這位

威儀寂靜調柔的長老馬勝接著蒞臨家主於是問道「摩竭陀賢從上方虛空持缽前來威儀寂靜的這位是妳所說的導師嗎」摩竭陀賢則說「這位是比丘馬勝他以寂靜的威儀調伏了狂象聖者舍利子由於親見他的威儀而見到真諦並於世尊教法中出家出家後又證得阿羅漢就是眼前以寂靜威儀前來的這位

接著長老優婆離變化出金多羅樹林變化神通從上方虛空前來家主問「摩竭陀賢駐於金多羅樹林而來的這位是妳的導師嗎」摩竭陀賢說「這位是比丘優婆離世尊稱他持律第一當五百釋迦族出家時將瓔珞鐲環臂飾金傘等所有莊嚴用具以及衣著服飾都置列於前方他目睹這種種現象便生起強烈的厭離心了知一切都是無常的於是依止世尊的教法之下出家出家後又現證阿羅漢就是變現出金多羅樹棲止於上而前來的這位

而後長老大迦旃延也變化出吠琉璃樓閣以神變從虛空前來家主問「摩竭陀賢坐在吠琉璃樓閣中前來的這位是妳的導師嗎

摩竭陀賢告訴家主「這位是比丘大迦旃延世尊稱他為經部及說一切有部師當中論議第一就是坐在吠琉璃樓閣中前來的這位

隨之長老摩訶拘絺羅也變化出牛王之車以神變力從上方虛空前來家主問「摩竭陀賢乘牛王車前來的這位是妳的導師嗎」摩竭陀賢告訴他「這位是比丘摩訶拘絺羅被世尊稱為具足四無礙解辯才第一就是乘牛王車前來的這位

同時長老畢陵伽婆蹉乘大鵝車以神變力從上方虛空前來家主問「摩竭陀賢乘大鵝車而來的這位是妳的導師嗎」摩竭陀賢答道「這位是比丘畢陵伽婆蹉世尊說其悲心第一他曾在渡恆河時對河神說『小婢別動』話一說完河水立即停止流動水紋如山巒重嶂層層疊堆完全靜止不再流動就是眼前乘大鵝車前來的這位

此時長老二十億自山間叢林踽踽經行而來

家主問「摩竭陀賢在百樹林木所遍覆的叢林中經行而來的這位是妳的導師嗎

摩竭陀賢告訴他「這位是比丘二十億世尊稱其精進第一甫出生他的耳上便戴有價值二十億的耳環足心則有四指幅寬的金絲他的第一頓餐食就耗去了五百錢世尊患病時大目犍連前來代取淨食二十億全身散放的香氣遍滿了竹園頻婆娑羅王也聞到這香氣感到十分希有他的雙足才一著地大地便隨之震動當他出家經行時走到雙足滴淌鮮血烏鴉便跟來啜飲就是眼前經行而來的這位

接著長老羅睺羅變化成轉輪聖王的形象前來

家主便問「摩竭陀賢啊顯現轉輪聖王形象前來的這位是妳的導師嗎」摩竭陀賢告訴她「這是世尊之子世尊稱他密行第一他變現出父親所捨離的榮華富貴有著轉輪聖王的裝束七寶具足千子圍繞猶如眾星拱月行君王之道猶如人主他既如千江匯注的大海也是能除眾生怖畏疾病憂苦的大守護者亦如萬獸中的獅子禽鳥之中的金翅鳥遣除一切暗影的太陽領導四洲的轉輪聖王也如善法堂中具足千眼的護法帝釋因陀羅如此示現前來

同前所述比丘有神變者有的展現大火熾然有的降下甘霖或從地面騰空而起或停留在虛空中或變化座具各顯神通

如此這般世尊與弟子們聲勢浩大地前往該處其後世尊放射廣大光明遍照南瞻部洲光色宛若純金由於大放光輪從舍衛城到福增城具舉目所及無不明見一切眾人皆親睹此景

世尊也自虛空而至金剛手偏立一側淨居諸天自上方來欲界諸天則由下方至左側為帝釋右側為梵天還有五髻極喜與施目等乾闥婆[他們]奏著琵琶管笛單面鼓及雙面鼓等各類美妙的樂音拋灑鮮花薰香塗香花鬘盛大隆重地前來

隨之世尊讓七萬七千有情眾生得以初見真諦並隨即前往福增城此城甚大共有十八座城門世尊於是化現出十八尊佛於每一城門各現一身之後便來到摩竭陀賢家中

然而也有人由於未能親見佛世尊甚為憤慨試圖搗毀摩竭陀賢的家宅世尊便以加持力使全城變得像水晶般於是家家戶戶都能見到佛身安住

此時在福增城中有摩竭陀賢等數十萬有情眾生皆以妙花塗香花鬘薰香等供養品來供養世尊世尊亦向摩竭陀賢等大眾宣說正法摩竭陀賢等數十萬有情大眾應該聽聞何法而能見真諦佛便為其宣說該法眷屬大眾遂專念於佛心向於法及僧伽

此時眾比丘心生疑惑於是向能斷一切疑惑的世尊求問「世尊摩竭陀賢在此令許多有情獲得增上生並趨向解脫此女行佛事業實在甚為希有

於是佛陀便開示道「諦聽不僅是現在此女往昔也行佛事業諸位比丘從前人壽二萬歲時有正等覺出世名為迦葉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那時候在婆羅奈斯城有位國王名為『詰利詰』他的女兒出世時便帶金鬘而生因此名為『金鬘』

女孩漸漸長大某日與五百位同齡夥伴同行每位皆各有童女圍繞一道前去承事迦葉佛‧世尊‧正等覺並對佛生起真實的信心她們終其一生以法衣齋食臥具醫藥及諸資具供養承事迦葉佛‧世尊‧正等覺

那段期間某天夜裡詰利詰王夢見了十種景象分別為

象王從窗戶爬出而牠的細尾卻被卡住

口渴之人向外尋覓水井

用一升穀粉交易一升珍珠

檀木與平凡的柴薪等值

花果豐碩的庭園為盜賊們所奪劫

一頭小象竟使[身形極為龐大的]香象感到驚恐

獼猴身上沾染糞穢而又將糞穢塗抹於其他獼猴身上

猴王灌頂登基

十八個人爭搶一塊布但布卻未遭撕裂

群眾聚集互相鬥毆爭訟發動戰爭訐發陰私令人恐懼驚惶

國王夢醒後感到驚恐惶怖心情鬱悶想著「是我的生命將有障礙嗎還是將要失去政權了呢」國王於是召集能通曉夢兆的婆羅門們將這些夢境告訴他們

這些人們對金鬘本來就心懷怨忿於是藉機建議「天尊啊在所有人當中您最喜歡的是誰就挖取他的心並進行燒施供養吧」於是國王感到憂心忡忡心中忖著「在所有人當中我所鍾愛的那就是金鬘啊

金鬘聽聞此事機敏地來到國王身邊說道「天尊一旦太陽升起何需燈火之光迦葉正等覺‧佛‧世尊就住在誠諦仙人們所居住的鹿野苑不妨到那兒去求問世尊對您如何授記您就照樣看待吧

其後詰利詰王就於波羅奈斯城宣告「我現在就要前往世尊處」便與成百上千的隨從以及金鬘同赴世尊所在之地抵達該地後他[屈膝跪地]以額頭頂禮佛陀的雙足為了聞受佛法而坐於世尊跟前

詰利詰王隨即又從座上起身向世尊合掌問訊啟問道「世尊我於某夜做了十個夢並因而恐懼膽怯我夢見象王從窗戶爬出細尾卻被卡住」他如此這般敘明前情接著便請求道「祈請世尊為我釋疑解說這些夢境的後果

世尊於是開示「大王無須恐懼您的國土不會衰敗壽命也不會有障礙大王在未來人壽百歲時有正等覺名釋迦牟尼佛出現世間佛涅槃後後世聲聞眾將不善護身不善護心不善護戒律不善護智慧他們雖然捨離親眷而出家卻又將精舍當成自家而心生貪著象王從窗戶爬出細尾卻卡住便是此事的徵兆

「大王這些人雖與說法者共住於精舍但卻無意聞法即使聽了也不憶持於心您在夢中見到乾渴者向外尋找水井即是此事的徵兆

「大王這些聲聞眾不過為了求取衣食就正式宣講五根十力七覺支等珍貴法寶您夢見榖粉與珍珠能夠等量交易便是此事的徵兆

「大王這些聲聞眾不能分辨外道言辭將之視同佛語您在夢中見檀香木與尋常柴薪等值販售就是此事的徵兆

「大王這些聲聞眾不善護身不善護心不善護戒律不善護智慧他們為自己的生活打算將最好的花卉最好的果實從僧團裡拿走轉予在家眾您在夢中見到結實累累的園林遭盜賊所奪劫便是此事的徵兆

「大王這些聲聞眾中有違犯戒律者奉行罪法者他們卻將要壓制那些具足戒律的比丘以及具足善法的人們您在夢中見到幼象令香象驚怖正是此事的徵兆

「大王這些聲聞眾中將會有違犯戒律者造作罪業者他們將會毀謗諸持戒者您在夢中看見獼猴身沾穢物又將穢物塗抹於其他獼猴身上即是此事的徵兆

「大王屆時愚昧的人們將能接受灌頂而稱王您在夢中見到猴王受灌登基便是此事的徵兆

「大王屆時佛教雖分為十八部派但解脫教法並不會因此而毀損您於夢中所見十八人爭搶一塊布而布卻未被撕裂就是此事的徵兆

「大王屆時佛陀的教法將會因諍鬥而沒落您在夢中見大批群眾會集彼此鬥毆爭訟發動戰爭訐發陰私便是此事的徵兆大王未來之世將會出現這般性情不遜之輩

[講述至此]世尊教誨道「詰利詰王及金鬘當時隨即於迦葉佛·世尊·正等覺跟前發起了順解脫分的諸多善根

「眾比丘啊你們認為如何當時的金鬘正是如今的摩竭陀賢當時此女便已行佛事業如今也仍在此行佛事業

眾比丘又心生疑惑進而請問佛世尊「大德啊金鬘之所以生來便有金鬘又是造作了什麼樣業所致的呢」世尊開示道「眾比丘啊這也是因為她往昔所作的善業過去曾有一世她是一名農婦當時她以各色花卉編成花鬘懸掛供養於獨覺的供塔上由於該業成熟於是生來便有金鬘

「諸位比丘啊因此若造純惡之業其果報便唯有苦痛如果造的是純善之業其果報則唯有安樂假使造作善惡相雜之業其果報便會苦樂相參

「諸位比丘啊所以你們應當捨棄純惡之業與混雜之業精進修持各種純善之業諸位比丘啊你們應當如此修學

世尊賜予教誨後諸比丘眾紛紛稱揚讚歎世尊所言

摩竭陀賢女經

印度親教師達磨師利跋陀羅(法吉祥賢)主校譯師比丘楚臣雲丹(戒德)翻譯大譯師比丘仁欽桑波(寶賢)校訂暨抉擇

註釋

[1]原文寫做རྟོགས་པ་བརྗོད་པ梵文寫做avadāna(音譯阿波陀那)直譯為「對解脫行誼的描述」或者「傳」屬於十二部經(梵語dvādaśāṅga-buddha-vacana/藏語གསུང་རབ་ཡན་ལག་བཅུ་གཉིས總括佛陀所說法依其敘述形式與內容分成之十二種類又作十二分教十二分聖教十二分經)當中的「譬喻」乃以譬喻宣說法義依古漢譯佛經之例或當翻作「譬喻經」漢文古譯佛經嘗將阿波陀那譯為「經」因此從古將之譯為「經」又由於補譯字出現於標題處為避免累贅故不另用括號標示特此說明

[2] 通常佛經都會有「如是我聞一時」一語表示說法時間並顯示經文結集者是從佛陀處聽聞教法而非臆造本經原文即無此句特此說明

[3] 福增原文寫做བུ་རམ་ཤིང་འཕེལ字面意義為「甘蔗樹增長」應即《給孤長者女得度因緣經》所稱「福增城」或「福增大城」也即《大唐西域記》所稱「奔那伐彈那國」按「奔那伐彈那」梵文寫做Puṇḍravardhanam翻為藏文則做ལི་ཁ་ར་ཤིང་འཕེལMvyt: 4113字面意義亦為「甘蔗樹增長」(བུ་རམལི་ཁ་ར皆為蔗糖之義)ལི་ཁ་ར་ཤིང་འཕེལབུ་རམ་ཤིང་འཕེལ應同為Puṇḍravardhanam之異譯參見三藏法師玄奘奉詔譯大總持寺沙門辯機撰《大唐西域記卷第十十七國》「奔那伐彈那國周四千餘里國大都城周三十餘里居人殷盛池館花林往往相間土地卑濕稼穡滋茂般核娑菓既多且貴其菓大如冬瓜熟則黃赤剖之中有數十小菓大如鶴卵又更破之其汁黃赤其味甘美或在樹枝如眾菓之結實或在樹根若伏苓之在土氣序調暢風俗好學伽藍二十餘所僧徒三千餘人大小二乘兼功綜習天祠百所異道雜居露形尼乾寔繁其黨城西二十餘里有跋始婆僧伽藍」(CBETA, T17, no.761)《佛光大辭典》「奔那伐彈那國」條也稱「又作奔荼跋達那國分那婆陀那國奔陀林國意譯滿富國滿增國福增國福長國東印度之古國名位於迦摩縷波國之西南

[4] 牛授原文寫做ཁྱུ་མཆོག་བྱིན梵文做Rsabhadata《給孤長者女得度因緣經》亦做此譯

[5] 尼犍子原文寫做གཅེར་བུ་པ梵文做nirgrantha也稱為裸形外道古譯多做尼犍子尼揵子為釋迦牟尼佛之前便存在的宗教信仰以裸形等苦行為修持屬於佛教徒所稱「六師外道」之一

[6] 作賢城原文寫做གྲོང་ཁྱེར་བཟང་བྱེད《給孤長者女得度因緣經》譯為「作賢大城」

[7] 遨哩迦原文寫做མུད་གི་རི་ཀ《給孤長者女得度因緣經》譯為「遨哩迦聚落」

[8] 尼犍子裸形原文寫做གཅེར་བུ་པའི་ཆ་བྱད直譯為尼犍子貌尼犍子裝束義為尼犍子的外型形貌由於尼犍子的信仰者多採裸身修行因此譯為尼犍子裸形以利閱讀理解特此說明

[9] 精藏大聲聞原文寫做སྙིང་པོ་ཉན་ཐོས་ཆེ該詞彙在藏文大藏經中的出現頻率甚低其義不明應是「能夠受持正法精藏的大聲聞」之義待考

[10] 跋陀迦毘羅原文寫做སེར་སྐྱ་བཟང་མོ直譯為迦毘羅衛國的跋陀羅(བཟང་མོ賢女之義《十誦律》與《經律異相》均稱之為「跋陀迦毘羅女」)即跋陀迦毘羅比丘尼「《十誦律卷五十七》提及她因遭人強捉行淫佛陀乃制如是戒律「若比丘尼他人強捉行婬無受欲心無罪」(CBETA,  T23, no.1435)參見《丁福保佛學大辭典》「跋陀迦毘羅」條「(人名)Bhadrakapilā比丘尼名曾為波斯匿王所逼其心無染愛脫詣祇洹佛言心無愛染則無罪見十誦律二經律異相二十三《翻梵語比丘名第十一》「跋陀迦毘羅(應云跋陀羅迦毘羅譯曰跋陀羅者賢迦毘羅者蒼)」(CBETA, T54, no.2130

[11] 神通第一原文寫做རྫུ་འཕྲུལ་ཅན་རྣམས་ཀྱི་མཆོག義為「神變者之上首」今順漢傳佛教傳統譯為神通第一

[12] 原文寫做མདོ་སྡེ་པ་དང་བྱེ་བྲག་ཏུ་སྨྲ་བ་རྣམས་ཀྱི་མཆོག直譯為「經部與說一切有部眾中之上首」此處按漢譯傳統譯為「論議第一」佛在世時雖無經部與說一切有部的分別但原文如此此處僅按原文而譯特此說明

[13] 得四辯才觸難答對第一原文寫做རིག་པ་ཐོབ་པ་རྣམས་ཀྱི་མཆོག直譯為「得辯才者之上首」而「得辯才」與「觸難答對」為同義詞因此今按《增一阿含經卷第三弟子品第四》譯為「得四辯才觸難答對第一」

[14] 畢陵伽婆蹉原文寫做སྲུང་དབང་གི་བུ按藏譯本直譯為漢文時可意譯為「護主子」然而《佛說給孤長者女得度因緣經》將之音譯為「畢陵伽婆蹉」(Pilinda-vatsa《大智度論》中則譯為必陵伽婆蹉梵文Pilinda-vatsa的意思(有婆羅門的高慢餘習者)與該字的藏文譯詞སྲུང་དབང་གི་བུ的引申義可資對應因此採用古譯以音譯處理特此說明

[15] 二十億原文寫做བྱེ་བ་ཉི་ཤུ་པ也做གྲོ་བཞིན་སྐྱེས་བྱེ་བ་ཉི་ཤུ་པགྲོ་བཞིན་སྐྱེས梵文原文為ŚroṇakoṭīviṃśaḥŚroṇa古譯經典也有其他譯詞室縷多頻設底拘胝(《大唐西域記》)二十億耳二百億耳聞二百億(《大唐西域記》)輸屢那(巴利Sona今日則有依藏文音譯為晝辛吉(གྲོ་བཞིན་སྐྱེས)者

[16] 諸有情原文寫做སྐྱེ་དགུ義為九地或九處即三界有情之義為眾生的別稱因此取其義譯為諸有情特此說明

[17] 攝護者原文寫做སྐྱོང་བ་ཆེན་པོ義為偉大守護者「守護」(སྐྱོང་བ)一詞在古譯佛經中多譯為「攝護」此處從古而譯特此說明

[18] 五髻原文寫做གཙུག་ཕུད་ལྔ་པ應屬乾闥婆之類可見於《大堅固婆羅門緣起經》《帝釋所問經》及《大方等大集經》等經原文於「具五髻者」一詞之前尚有「如是」(དེ་བཞིན་དུ)一詞表承先啟後之作用但於迻譯時若依文譯出「如是」一語反而有礙於文脈順暢因此將之略去不譯特此說明

[19]音同炒係指由米麥所磨成的穀粉

[20] 剜取其心原文為「應作其心之供施」(དེའི་སྙིང་་་་་་་་གི་མཆོད་སྦྱིན་མཛོད་ཅིག།其中雖無「剜取」此一動詞但必然具有剜取之意涵此外由於此段譯文在翻譯技巧方面是取其文義而以純漢文語法呈現的表述形式若不添譯「剜取」一語將無法充分表達其文義是故於此一添譯處不另行標註括號特此說明

[21] 楚臣雲丹(戒德)原文寫做ཚུལ་ཁྲིམས་ཡོན་ཏན然而此師很可能是那措譯師楚臣嘉瓦(ནག་འཚོ་ལོ་ཙྭ་བ་ཚུལ་ཁྲིམས་རྒྱལ་བ戒勝1011-1064)待考

下載 PDF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