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三歸依大乘經

聖三歸依[1]大乘經

Āryatriśaraṇagamanāmamahāyānasūtra.

འཕགས་པ་གསུམ་ལ་སྐྱབས་སུ་འགྲོ་བ་ཞེས་བྱ་བ་ཐེག་པ་ཆེན་པོའི་མདོ།

題解

佛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時應舍利子尊者的請問宣說歸依三寶得福無量唯有如來能知遠非大興世間供養的福德所能相比之理與本經內容相近的經文尚有佛答阿難提問而說的《佛說希有挍量功德經》(闍那崛多譯)以及《最無比經》(玄奘譯)

本經目前可知的最早漢譯本是西夏乾祐十五(1184)年歲次甲辰九月十五日仁宗皇帝飭令大量刻印流布五萬一千份的《佛說聖大乘三歸依經》譯者是當時受封為蘭山智昭國師的德慧法師德慧法師兼通梵文藏文漢文與西夏文其所譯《佛說聖大乘三歸依經》除了序分與流通分較德格版的藏譯本略多數語之外內容基本上與德格版一致至於該漢譯本究竟係譯自梵文或藏文目前學界尚無定論但多數西夏研究與文獻學的學者們傾向主張該譯本譯自梵本

西夏仁宗皇帝當時正值本命年為此發願行善廣興佛事他深信誦持此經能免輪迴遂要求臣吏僧民每日持誦供養此經

後來此經散佚不復見於漢文藏經20世紀初此經的漢文及西夏文譯本連同畫卷隨著考古發掘而在黑水城出土現存兩部皆藏於俄羅斯科學院東方研究所聖彼德堡分所據悉為目前僅見的古代漢譯本來源在本計畫從藏文重新翻譯本經之前黑水城的西夏漢譯本僅於西夏研究的學術圈內受到少數學者所關注普羅信眾無從親近此一殊妙經典希冀藉此新譯的因緣令此經重新流傳於漢地(圓滿法藏佛典漢譯 編輯部)

佛經語文體版

頂禮三寶

如是我聞一時世尊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

爾時具壽舍利子獨居靜處心生是念「善逝法主[2]導師今在我當前往問此等義若具信善男子善女人歸依[3]於佛歸依於法及比丘僧是人得福當有幾許[4]

爾時具壽舍利子於日晡時[5]從禪定[6]詣世尊所至已禮世尊足退坐一面坐已[7]白世尊言[8]「大德向我獨居靜處方正住時心生是念『若具信善男子善女人歸依於佛歸依於法及比丘僧是人得福當有幾許[9]

如是問已世尊告具壽舍利子曰「舍利子汝為利益安樂眾生悲愍世間令得義利[10]利樂人天而作是問善哉善哉汝詣如來[11]欲問此義[12]舍利子我今當以譬喻宣說令汝知之[13]

「此瞻部洲并諸小洲縱廣七千由旬設若有人具足如是神變威力能移瞻洲所居有情至他方世界[亦令彼地[14]平正如掌復以七寶建塔所謂琉璃玻璃赤珠瑪瑙硨磲[15]量等瞻洲積至梵世復以天香天華[16]天鬘天蓋幢幡供養彼塔是人復具如是神力能移四大海水至他方世界[復以]摩魯迦[17]麻油滿盛如四大海中立燈炷量等須彌如是曠劫燃燈不絕舍利子於意云何是人以此得福多不

白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出過一切聲聞獨覺世尊此乃如來[18]境界善逝此乃如來境界

告曰「舍利子是人[19]所得福蘊比善男子善女人歸依於佛歸依於法歸依於僧所得福蘊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百千分數分計分乃至優波尼沙陀分亦不及一

說是法門時三千大千世界動遍動等遍動遍震等遍震遍涌等遍涌[20]爾時空中出大電光諸天亦出鼓聲具壽阿難即白佛言「世尊當何名此法門云何受持」世尊告曰「阿難是名『無邊門成就』法門[21]以是名字汝當受持[22]於此義應如是見如是受持」世尊說是語已具壽舍利子及諸比丘[23]於佛所說稱揚讚歎

聖三歸依大乘經

印度堪布一切智天與主校譯師佛僧白則(吉祥積)翻譯校訂抉擇

現代語體版

頂禮三寶

如是我聞一時世尊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與一千二百五十名大比丘僧共處

當時舍利子尊者獨自一人居於寂靜處他思忖著「導師──善逝法主──如今在此我應當前去謁見請示這般道理若有具足信心的善男子善女人歸依佛陀正法以及比丘僧此人將有何等福德

隨後舍利子尊者便於向晚時分出定前往世尊所在之處抵達該處後舍利子尊者以頭頂禮世尊的雙足接著便退下坐於一旁

坐定後他向世尊請教道「大德當我獨自居於寂靜處而入定時心中起了這樣的念頭『若有具足信心的善男子善女人歸依於佛陀正法以及比丘僧此人將有何等福德』」

如此稟告之後世尊便為他開示道「舍利子你為了饒益諸多眾生令大眾獲得安樂並且悲憫世間成辦眾生的義利使天人與人道眾生得享利益與安樂因此提出此問善哉善哉你願來到如來跟前請示此般道理為令你明白通曉此義我將藉由譬喻加以宣說

「此瞻部洲長寬各有七千由旬假使有一人具備如此這般神變威力能將此瞻部洲的眾生全都移往其他世界使瞻部洲變得有如掌心般平坦勻稱並在其中以金琉璃玻璃赤珠瑪瑙硨磲等既多又廣等同於瞻部洲的珍寶興建寶塔且該塔高聳直入梵天世間他又用天香天花天鬘天蓋幢幡供養該塔接著此人又運用神變威力將四大海水移往其他世界再盛滿多如四大海水的摩魯迦麻油於麻油中豎起高如須彌山的燈炷不斷燃燈就這麼歷經了一劫又一劫舍利子你心中是怎麼想的此人的福德可多麼

舍利子稟告道「世尊善逝這已經超越了一切聲聞與獨覺世尊這是如來的境界善逝這是如來的境界

佛陀開示道「舍利子前述福德尚且不及任何一位善男子善女人歸依佛陀正法以及比丘僧所得福德的百分之一也不能及其千分之一十萬分之一乃至不及其數分計分甚至優波尼沙陀分的一分

正當佛陀說此法門時此三千大千世界出現搖動強烈搖動以及處處極為強烈的搖動也出現了地鳴強烈地鳴以及處處極為強烈的地鳴亦出現地面起伏強烈起伏以及處處強烈的起伏同時空中閃現著熾耀的電光眾天人則紛紛擊奏鼓音

接著阿難尊者向世尊請問道「世尊此法門的名稱是什麼呢又該如何受持呢

世尊說道「阿難你應當受持所謂『無邊門成就』法門應當如此這般看待受持此法

世尊給予此番開示後舍利子尊者以及其他比丘們咸皆稱揚讚嘆世尊所言

聖三歸依大乘經

印度堪布一切智天與主校譯師佛僧白則(吉祥積)翻譯校訂抉擇

註釋

[1] 【初稿譯者原有腳註】聖三歸依此處亦可解為「歸依三聖」而從梵藏語詞的相互參照來看三聖(āryatri/འཕགས་པ་གསུམ)的意思即是三寶所以歸依三聖即為歸依三寶因此譯為聖三歸依或歸依三聖意義皆相同

[2] 法主原文寫做ཆོས་ཀྱི་རྗེ梵文為dharma-svāmin亦可譯為「法尊」為佛的別號之一其義為「佛法之主說法者之主尊」然於漢譯大藏經中多將之譯為「法主」因此隨順漢譯常例譯為「法主」(ཆོས་ཀྱི་མངའ་བདག例如東晉三藏瞿曇僧伽提婆譯《中阿含經卷一七法品水喻經第四》「世尊為法本世尊為法主法由世尊」(CBETA, T01, no. 26)又此段文句中導師善逝法主三詞皆係世尊的同義詞此段文字直譯可做「導師今已現前我當往詣善逝法主」也就是「導師即是善逝法主如今導師已在近處我理應前去拜謁導師」的意思今為凸顯「導師即是善逝法主」之義於翻譯時特將三個同義詞並列特此說明

[3] 歸依黑水城所藏《佛說聖大乘三歸依經》(俄TK121TK122號)中德慧譯為「以虔誠心歸依」

[4] 是人德福當有幾許原文寫做ཅིག་སོགས་པར་འགྱུར་བ為疑問式表述德慧則將之譯為直述否定句「獲福若干不能知量」

[5] 於日晡時原文寫做ཕྱེ་མ་རེད་ཀྱི་དུས漢文也寫做「餔時」義指接近黃昏之時約為申時(下午3-5點)鳩摩羅什於《佛說華手經》中將之譯為「於日晡時」(CBETA, T16, no. 657菩提流支則於《謗佛經》中將之譯為「暮時」(CBETA, T17, no. 831德慧譯本做「後餉」今從羅什譯本而譯特此說明

[6] 禪定原文寫做ནང་དུ་ཡང་དག་འཇོག直譯為「向內正住」義為入定亦可譯為「正住」鳩摩羅什於《佛說華手經》中將之譯為「禪定」德慧譯本則做「入定」今從羅什譯本而譯特此說明

[7] 坐已原文寫做ཕྱོགས་གཅིག་ཏུ་འདུག་ནས完整譯法為「坐一面已」漢文古譯佛經中往往將此句略去不譯由於前句末已有「坐一面」為俾行文流暢此處將「一面」略去不譯

[8] 白世尊言完整譯文應做「具壽舍利子白世尊言」考量到在此段敘事之中行動的主體唯有具壽舍利子一人並無他者且漢文古譯佛經往往將「至已」之後的主詞略去不譯德慧譯本亦做「退坐一面而白佛言」因此為俾行文順暢此處亦略去主詞「具壽舍利子」不譯特此說明

[9] 德慧譯本中此段之後尚有啟請世尊演法的啟白「唯願世尊以大慈悲願垂演說

[10] 令得義利原文寫做སྐྱེ་བོའི་ཚོགས་ཕལ་པོ་ཆེའི་དོན直譯可譯做「為大眾義利」或「為利大眾」考量此處與「利益安樂眾生」一句的受詞在藏文中皆為སྐྱེ་བོ也即眾生或大眾之義今參考地婆訶羅所譯《方廣大莊嚴經卷第一》(CBETA 2020.Q3, T03, no. 187)刪去受詞「大眾」一詞譯為「令得義利」特此說明「汝為利益安樂眾生悲愍世間令得義利利樂人天而作是問」一段於德慧譯本中僅做「汝今利樂一切人天及諸有情以慈悲心請問如是事者」

[11] 詣如來所原文寫做直譯可譯做「詣如來前」今考量漢譯多寫做「詣如來所」故隨順漢譯常例特此說明

[12] 【初稿譯者原有腳註】通常在佛陀讚揚當機眾「請問此義」之後還會緊接著加上「善哉善哉」

[13]原文寫做དོན་དེ་ཉིད專指同段前文「欲問此義」的「此義」為俾行文順暢今譯為代名詞「之」字做為替代特此說明

[14] 亦令彼地為俾理解而添譯此句德慧譯本中則做「其贍部洲」

[15]琉璃玻璃赤珠瑪瑙硨磲德慧譯為「金瑠璃硨(原件用字為「」)璖瑪瑙(原件用字為「」)珊瑚琥珀真珠等」(俄TK 121TK 122在內容與順序上與藏文本略有不同

[16] 天香天華德慧譯為「天花天香」

[17] 摩魯迦藏文轉寫的梵文做maruka其義不詳疑為地名待考今採音譯德慧將之譯為「上妙」

[18] 如來德慧譯本中做「善逝」

[19] 是人原文寫做སྔ་མ義為「前者」也就是前述具足神力之人為俾理解與閱讀便利將之改譯為「是人」特此說明

[20] 德慧譯本寫做「佛說如是此法門時三千大千世界六種震動所謂遍動等遍動遍起等遍起遍踴等遍踴遍震等遍震遍吼等遍吼遍擊等遍擊」以上六種地動相為佛陀轉法輪時的兆相之一《大方廣佛華嚴經疏卷八》對此做了解釋「此六各三成十八相搖颺不安為動自下漸高為起忽然騰舉為踊隱隱出聲為震雄聲郁遏為吼砰磕發響為擊」(CBETA, T35, no. 1735

[21] 是名無邊門成就法門原文寫做ཆོས་ཀྱི་རྣམ་གྲངས་འདི་སྒོ་མཐའ་ཡས་པས་བསྒྲུབ་པ德慧將之譯為「是經名為三歸依經亦名成就無邊門」

[22]文中佛陀並未明確指出受詞為何此處「汝」字係參考《雜阿含經》譯法而添譯用於泛指一切聞受此經者也可用於專指舍利子與阿難二位當機眾特此說明

[23] 具壽舍利子及諸比丘原文寫做ཚེ་དང་ལྡན་པ་ཤཱ་རིའི་བུ་དང་། དགེ་སློང་གཞན་དག་ཀྱང་་་་་་義為「具壽舍利子以及舍利子本人以外的比丘們也都可直譯為「具壽舍利子及餘比丘」由於此處的「餘比丘」即是當時會中的「諸比丘」為俾誦讀流暢在不影響原義的前提下將「餘」字改為「諸」字特此說明於德慧譯本中在此段關於聽眾身分的記述方面內容較藏譯本為多寫做「具壽舍利子及大比丘眾夜义乹(原件用字為「」)闥婆阿脩羅迦摟羅緊那羅摩睺羅伽非人等一切大眾」

下載 PDF 流通分享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