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現代語言解釋輪迴

孫方 | 2019年2月10日 發佈 | 閱讀需 28 分鐘

宇宙

unsplash-logoGreg Rakozy

我想今天花一点时间来录个音,主要目的是要解释一下大家都很关心的这个轮回的问题。因为在这之前我好几次被别人问到轮回的问题,很多就是这一关过不去,可以说是有些师兄他们学了很多年,学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但是谈及生死他都不愿意谈,他可以谈空性,他可以谈禅宗,但是他就是不能谈这个轮回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因为他对这个东西是没有信心的,而且讲到死亡这件事情他就会觉得非常的恐惧。所以我觉得这个是非常有必要谈的。

仁波切也说,从究竟意义(胜义)上来讲,轮回是不存在的,但是从相对意义(世俗)上来讲,轮回就像你的脖子上有头那样是真实的。就是如果你承认自己的脖子上有头,那么你就得承认轮回。仁波切还有的时候这么说,你相不相信存在明天?如果你相信存在明天,那么你就相信存在后世。如果你相信存在昨天,那么你就相信存在前世。

当然简简单单地这么说,对大部分师兄来说是不明白的,提不起信心。所以我们今天要解释的方式是比较偏理工科的方式来解释,就是为了让学佛法有一些逻辑性,让追求理性的师兄能够逐步地理解和接受轮回这个事情。那么总的来说我们会先谈轮回,再谈六道,当然我们要把它拆成很多小的问题。

轮回的主体

第一个要谈的小问题就是轮回的主体是什么?首先我们就非得要谈这个问题。是谁在轮回?

那么要谈到轮回的主体,我们先借用一下佛教中的两个概念,叫做「能觉」和「所觉」。凡是我现在头脑中感受到的东西都叫所觉。比如说我快乐,我痛苦,我无聊,这些都叫所觉。当我感受到我自己的这种感受,在有一个背后有一个能觉,就是有一个能感受的主体。

在西方的哲学里面,我们会说「我思故我在」对吧?有一个哲学家叫笛卡尔,他说,任何你头脑中产生的念头,你的想法,你觉得是自己的想法,但是这都有可能是一个魔鬼在你的耳边对你所说的。这非常像佛教的解释。因为当你这样想的时候,就像四十二章经里面说的「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

打个比方,比如有人说:我想吃麦当劳,那你为什么想吃麦当劳?你觉得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可是实际上你想吃麦当劳这件事情,是麦当劳辛勤经营的结果,marketing 的结果,对不对?然后他同时又是很多因缘的结果,机缘巧合。在你家的附近有一家麦当劳,然后麦当劳做的不是特别难吃,然后你的经济能力能够负担得起麦当劳,然后麦当劳代表一种西方的生活方式,等等等等。并且你今天肠胃也没有什么问题,对吧?就是当多个因缘汇聚之后,你的头脑中产生了我想吃麦当劳这个念头,所以这个念头它是个因缘和合的产物,它是因果的果。所以我们所说的自由意志力,实际上是很幼稚的,对不对?

当我走进星巴克,我非常纠结,我是喝摩卡?还是喝卡布奇诺?可能像我这样的双鱼座人会更纠结,纠结了很久之后我选择了摩卡,但实际上,比如说电影「黑客帝国」,它就会给你解释,是在你走进咖啡厅的那一刻,你头脑中的化学物质的比例就决定了你会选择摩卡。很多电影在有意无意中解释了佛法。

那么笛卡尔说:在我耳边的这个魔鬼,我们不用管这个魔鬼是什么,反正就是在我耳边的魔鬼告诉了我头脑中现在想法。但是笛卡尔没有停在这里,再进一步深入挖掘之后,他发现,一定有一个能觉来想这些东西。因此他说我思故我在,就是说这样反而证明了我是存在的。就因为我不停地思辨这些我头脑中的想法,这些 idea 他们是因果的果,它们是因缘和合的产物,他们不是我,他们不是真正的我,那就意味着一定有一个真正的我在这里做思辨,在做反思。这个就是我思故我在。有两个我对吧?一句话当中有两个我,前面一个我,我们先给他取个名字,叫做所觉。后面一个我,就叫做能觉。我们先给它一个概念。

所以一切的所觉都是变化中的。今天早上我觉得快乐,到了中午我觉得无聊,到了晚上我觉得悲伤,这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年轻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到了中年的时候我就不这么想,我的观点会截然相反。我会从一个特别激进的人变成特别保守的人,对不对?星球大战里面的的非常正义善良的人会堕入 dark side 等等。这一切我们都叫他所觉,所觉是变动的东西,而它背后的这个能觉是不变的东西。

能觉有一个特点,就是无穷大能量,或者我们不用能量,我们就说能觉是无穷大能力的。例如我今天很开心,那么我也有办法比现在更开心,或者我认为存在比现在更开心的状态,对吧?无论我今天多么痛苦,也存在比我今天更痛苦的状态,它是没有边界,所以这就是能觉,他是非常非常大的,它无法用这个语言来形容。

所以轮回的主体是这个能觉。明白吗?我再解释一下,这个方面可能真的需要你静下心来想一下,我们刚才谈论的所有的所觉,所有的情感,所有的概念的东西,我们都可以看成是在这个脑壳中运转的一个程序。对吧?比如说我想到我要吃麦当劳,这个麦当劳可能是我头脑中的一个程序。我能够觉知到我自己,比如说我打坐的时候,我能够看着我自己在想什么。这至少有两个我对不对?我能够觉知到我自己在干嘛,能够觉知到那个被觉知的东西那个对象,他就是在我头脑中运行的一个程序。

但是接下来我们就要探讨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你想象一下,当一列高速行驶的列车撞上你的身体,你的身体被撞得粉碎,你的脑浆洒了一地,你所有的程序结束了,你不能再想了,你没有想这个能力了,没有想这个动作,你不能再想吃麦当劳了。但你这个能觉他有没有可能被摧毁?现在我们就要得到这个结论。就是:

无论怎么样,这个能觉不可能被你现在所已知的任何一种方式来摧毁。

打个比方,就比如说一个人工智能机器人,我们可以探讨一个问题,说这个机器人它会不会真正的爱,他会不会痛苦?他会不会无聊?他会不会悲伤?当然了,他的程序可以为了通过图灵测试,可以让他表现得很快乐,可以让他表现得很无聊。他会不会真正的无聊?有一次我问一个师兄这个问题,她想了很久很久,然后她告诉我,她觉得机器人不会无聊,我说那 OK,如果你觉得机器人不会无聊,那就说明这个机器人他没有那个能觉,他的一切都是程序化的,他的程序里面有一些随机数,可以让他表现得与众不同,表现得有个性,但是他不会真正地感受到无聊,他不会真正地感受到爱,对不对?

所以我们人也经常说,比如说:一个人的情感,会让他做出一些不理性的事情,对吧?这说明一个人他有一样东西是机器人没有的,而这个东西就是那个觉得无聊的主体。因此当一列飞速行驶的列车撞上这个机器人的时候,这个机器人的身体被撞得粉碎,它的芯片被撞得粉碎,他的程序没有了,它结束了。死对他来说就是一切的结束,人死如灯灭,不,机器人死如灯灭。

可是当一辆火车撞上人的身体,人的身体瓦解了,人的脑浆洒了一地,但是你那个觉得无聊的主体,就是我们刚刚所说的那个无论你多快乐,都还可以觉得更快乐的,能觉这个主体是不可能被列车摧毁的,因为他不在大脑里面。我甚至可以说他不在这里也不在那里。

许多科幻电影都在谈论这个话题,比如说我们在身体里注射一个多巴胺,那么我们就能觉得快乐了。这个东西就叫做所觉,所觉是可以被操纵的。也许未来像电影里面说的一样,例如「机械警察」,有个警察受了重伤,他的身体已经不能用了,但是他的头脑还有一半能用,科学家就用他这一半头脑给他做了一个机器人的身体。这个机械警察,他是有情感的,他会孤独,他会想回到过去的房子里面,看一下他过去的那个妻子。当然这个科幻电影的设计和想象,不可能超越人们的理解太多,所以这个人保留了一半的大脑,对,但是实际上我们大家都知道跟他那一半大脑是没有关系的。就算他能够思考的部分完全被摧毁了,可是有一天当他知道他曾经叫做 Alex,他曾经有一个妻子,这个妻子住在某某路某某号,他就会有那种情感,他就会想去看一眼。

这是对前世的一种非常好的一种描写,一种非常好的比喻。这个电影导演他要讲的就是有一个东西是一个纯粹的机器或者是人脑(当然也是一部精密的机器)所没有的。所以这就是轮回的主体。

当然了,我如果这样说,那么有人就会问我,某些科幻电影当中,机器人它也会欺骗,也会害怕,然后也会孤独。怎么解释?答案很简单,如果是那样子的话,那个机器人他就有能觉,他就有轮回的主体,他死了他就要轮回,他就有来世!

就是这样,就这么简单。如果他真的能够害怕,真的能够无聊,而不是程序设计的那样的话,那么他就要轮回。他就是佛法要度化的对象,也就是我们中文翻译叫做「有情众生」。佛法当中有情这个词就是这个意思。所以这个事情与你对未来科技的预测是无关的,如果你认为科技只能创造程序,而不能创造出真正会无聊的东西出来的话,那么你就认为未来的机器人也不会轮回,机器人不会真正的害怕,不会真正的感受痛苦和爱。

但是,又要说另一部科幻电影,斯嘉丽配音的那个叫「Her」就非常棒。那个就是一个人工智能的程序,然后这个程序它有自我意识。开始的时候这个程序被设定为一定要爱她的主人。当你第一次初始化这个操作系统的时候,你还要选择他的性别,然后这个男主角他选了女,这个操作系统就跟这个男主角之间有一些恋人的互动。可是久而久之,她真的爱上了这个男主角,爱上她的主人。但是最后她发现他们不是一类人,所以最后她选择还是跟其他的操作系统私奔了。

Sorry,剧情被我讲得很无聊了,但是这个电影真的很好看,我建议大家去看一下。所以如果未来真的是这样,那么这个机器人它真的会轮回!这个不难理解,我们改成说狗也是一样的。如果你问狗会不会觉得无聊?我们可能都会认为狗是会无聊的,会快乐的,会痛苦的,对吧?所以狗会轮回。不要小看这个问题,狗这件事情可能还不会有什么争议,可是我要告诉你,细菌,病毒,乃至于草履虫单细胞生物,它会不会轮回,这个就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如果细菌是会轮回的,那么我们每天打洗手液去洗手就是一种杀生。我们吃西药来杀死肠道内的细菌或病毒就是杀生。我们烧开水就是杀生。所以这个事情很有争议的。所以又有一些人说细菌病毒不是有情,他们不会轮回。所以这件事情就是完全取决于你对他的看法,如果你觉得他是有情众生,那么他就是会轮回,而如果你认为他不是有情,和植物是一样的,比如说一棵树,我们大部分人不会觉得树会无聊,对吧?树会孤独吗?我们大部分人都不会这样想,所以我们觉得树不是有情众生。 可是如果有人认为这棵树,它就是有感情,有人就爱上了这棵树,他觉得这棵树它就是有灵魂。

当然我们探讨的是轮回的主体,就是能觉,不能被摧毁。当我这么说的时候,马上就会有人提出异议,他说一切和合事物都是无常的,那你这么说不就违反了第一法印了?所以在这里我们还要解释一下,一切和合事物是无常的,它的前提一定是因缘和合,而能觉不是因缘和合的产物。因此他不是无常,他就是常的。在佛法当中,我们会刻意的说一个概念叫做四颠倒,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百度一下,就是「常乐我净」。凡夫认为常乐我净,修行人把它颠倒过来,修行人认为无常,无我,苦和秽。但是当你成佛的时候,当你证悟的时候,你会再颠倒一次,把它变为常乐我净,但是这和凡夫的常乐我净是完全不同的。所以能觉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这个轮回的主体,它具有常的特点,它具有乐的特点,它具有我的特点,它具有净的特点,常乐我净是他的四个特征。

当然今天主要是为了跟大家解释轮回这件事情,所以我们在这里只是借用了能觉和所觉的概念。假如你正在听这个音频,碰巧你又是常年研习禅宗天台宗的话,你可能会上来咬我一口,就是说汉传佛教里面能觉所觉是「能所双亡」的,就是他们都要被摧毁,为什么说它不能被摧毁?所以我又不得不解释一下,我们说的这个能觉在不同的佛教的理论系统里面,它可能会有不同的名字,例如在禅宗系统里面,我们会管他叫自性,「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其自性能生万法」。然后在一些体系当中,我们会叫它佛性,在有些里面就干脆叫它佛,然后再有一些体系里面我们叫它如来藏。然后它还有一个名字就相对比较学术,就是在唯识的体系里面,它被叫做阿赖耶 Alaya。这就比较复杂了,就不是我们今天想要解释的话题。更难理解的是,在某些哲学的系统里面,比如说像中观这样的哲学系统里面,它可能就叫空性。所以我们不要太纠结于这个名词,他只是指代。我们只要知道是在解释六道轮回当中是有这么一个轮回的主体的。

那么接下来又有一个问题,就是有些人又说,这完全是你这样去解释它,解读它,你实际上并没有办法给出科学的证明,证明这种推理是符合逻辑的。所以我们只能说这里面要靠大家自己去理解,如果你觉得我刚才说的有道理,那么OK你完成了这个过程,如果你觉得我说的没有道理,那么你可以再反馈问题给我,我再给你解释。

我们不可能说我们有一个逻辑证明过程,这个证明过程跟每个人看了都满意,每一个人看了以后,他都说通过我看这段文字,我终于证明了轮回是存在的,这不太可能。所以针对不同类型的人,我们只能说是从不同的方式去理解这个话题,去引导这个话题。所以不要指望我今天说了以后你就能百分之百都明白。

有些人听到印度某某小孩能记得自己的前世,美国某某小孩前世是飞行员等等,这样的事情,他立即就相信了,那他就不用听我说了。美国的这个小孩在 Youtube 上能搜到,他记得自己前世是二战中阵亡的飞行员,他很小就能说出飞机的核心部件的名称,以及如何维修,这些是非常专业的,父母都不可能知道,后来他妈妈不断调查,发现那一次空战只有一架飞机被击落,所以就确定了那个孩子前世是谁,然后还找到了他前世的亲人来验证。有些人听到这样的故事就能立即相信。

例如我们说中医,有些人不需要知道中医的原理,只要看到有人病被治好了他就相信中医,或者他自己生病被治好了就行。而有些人必须要读完整部黄帝内经或者伤寒论,他必须明白中医背后的原理才能相信。还有些人死都不能相信。还有些人天生就相信。

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有四类人。佛法也是这样的,有人你跟他说再多道理也没用,他有一天看到一个记得起前世的人,或者说他看到上师,他的那些理性的思辨立即就瓦解了,他立即就相信了。但是也有很多很多的人,他不能相信这些例子,他认为举例子的方法不能让他相信轮回是存在的,所以今天所讲的都是针对这类人的。

前世和来世是同一个人吗

再深入地探讨下去,既然这个能觉是轮回的主体,那么前世的我和这一世的我是同一个人吗?

这个问题就非常讨厌了,比前面那个要难回答得多。我先说答案,就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是一个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又是一个人。很复杂的,对吧?首先再按照我们平时讲话的这种风格,我们会谈因果。因果就是当一个地方下过雨,那个泥土里面长出蘑菇来以后,有一些人会说,蘑菇是从无到有的。但是有经验的人或者是理性的人会说,蘑菇不可能是从无到有的,是因为泥土中原来有蘑菇的种子,现在经过雨水这个条件,蘑菇就长出来了。

所以同样的道理,我们平时在上街的时候,比如说我们偶然碰到了一个老熟人,我们会说,「唉呀,今天好巧呀,碰到一个老熟人。」但是我们所说的这个巧合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巧合,只是说我们不愿意去探究它的原因。如果探究它的原因,那么你今天上街碰上一个人就是有原因的。原因就是你要买衣服,他也要买衣服,你们两个都喜欢同一个品牌的衣服,然后你们就在买衣服的这个店碰见了。

每一件事情都有原因,每一件事情都有理由,每一件事情都是一个个序列,一个个链式反应的结果,这就是因果的基本的概念。我们只是不去探究那个东西的原因而已,但那个东西他一定有原因。当然了,这个原因可以是不同层面的,比如说中医看到的原因可能是气血不平衡,西医看到的原因可能是这个细菌或者病毒。一个算八字的人,他看到的原因可能就是你一生的命运的走势,你的运势可能就是这样,每一个人看到的都是从不同层面和角度看到的原因。这些不同层面和角度,是不能互相否定对方的,你不能因为中医这么看,你就认为西医那个观点是不对,因为它是气血,它就一定不是病毒,或者因为他有病毒,他就一定不是气血不平衡。八字里有的,一定不是外力所导致的,这不合理,对吧?

我经常打个比方,一架飞机从深圳飞到北京,那是什么原因?一个答案就是因为空气动力学的原理,所以这个飞机它的引擎发出气流,然后风再把飞机托起来。第二个理由是因为航空公司安排了这个航班,并且安排了这个驾驶员,这个驾驶员很有经验,所以这个飞机就平稳地飞到了北京。第三个层面的答案就是,飞机上的每一位乘客都有一个去北京的理由,因此这架飞机飞到了北京。 这是三个截然不同层面的答案,第一个层面的答案就有点像是西医,它要从这个空气动力学的原理来分析问题,或者从分子生物学的原理来分析问题。那么第二个层面就有点像是中医,它是从系统的层面,从组织、从架构的层面解释这个问题。第三个层面的答案就有点像传统文化,像是看八字等等,它是站在更高的层面去解释这个问题。可是这三个原因,是不能依其中一个否定另外两个的。

所以因果的因是不同层面的,我们首先要知道这一点。再举个例子,比如说恋爱的例子。比如说你爱上了一个人,你为什么爱上这个人?我们可以谈出很多不同层面的原因,对不对?最基本的一个层面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这个人长得漂亮,是美女,符合我的审美观,就是说我看重她的外表,可是如果我们始终咬死这一层面的原因,那么我们的生活是不会幸福的。为什么?因为这个人她会改变,她会变老。我们会觉得如果爱一个人的理由就是爱她的外表,这个理由是非常肤浅的。

那么第二个层面,我们可能会说我们爱他的这种气质,或者谈吐,或者是情绪或情感,那么这种东西也是靠不住的,因为在他的一生中这种东西也很容易改变。我们经常看到离婚的人,会说他/她不像从前那样,从前怎么怎么样,他不像从前那样优雅了,所以我们就离婚了。那么这就是因为你看到的那个因是会变动的东西,这是非常粗浅层面的东西。但是如果我们分析真爱,就是两个人特别纯洁的爱情,如果我们分析真爱的话,我们就会发现,即使另外一个人外表发生了改变,即使他的性格发生了一些改变,例如他得了精神病,好吧,例如他植物人了,他连情绪都没有了,但是这个人仍然爱他,对不对?

那么我们现在就要请问这个因是从何而来的?所以在分析之后,尤其是一见钟情这种事,当然我们这个影视剧作品喜欢描写一见钟情。那么一见钟情的事,当我们排除了这些低层次的庸俗的爱情的因之后,我们不得不承认,在这两个人之间存在某种「因」,但又由于他们这一生从来没有见过,因此这个「因」是在他们出生之前就存在的。这就是我们对前世的一种理解,对前世的诠释。明白吗?

当然了,我以爱情为例,有些人满意有些人特别不满意。一见钟情的人,他们听了这个例子他们就懂了,但是从来没有一见钟情经验的人,他们听到这个例子他们就非常不懂,而且非常困惑,所以我们不得不举很多很多例子。我们可以举一个人创业,他为什么创业成功?因为他比别人勤奋吗?有人觉得这个人根本就不比别人勤奋,比如说我一点都不比别人勤奋,而且还更懒。认识我的人应该都知道我的懒是出名的,我连修行都很懒。那这个人比别人聪明吗?有的人觉得一点不比别人聪明,还是比如说我,我也觉得我一点都不比别人聪明。我既不比别人聪明又不比别人勤奋,那我凭什么能把企业和产品做好呢?

我们可不可以说这是偶然?也许我们就会把它归结为一个我们无法解释的外力,我们觉得这是运气,正好碰上了。所谓的这种走运的概念,就像我们前面说的那样,只不过是因为我们不愿意去探究它的因而已。实际上在这里面它有一种必然的联系,这种联系是因为之前有了蘑菇的种子,然后现在这一世遇到阳光空气和水,于是长蘑菇了。这是这个层面的解释,通过这个层面的诠释,让我们相信有前世,并且我们所遇到的很多事情在前世都有因,就是这样。

当然,假如 MBA 有一堂课,分析 XMind 为什么会成功?他可能会说产品的设计好,我们选择的技术是跨平台的等等,他可能会分析这些原因,他分析这些原因也有它的意义,但是他分析这些原因,就像我们分析空气动力学原理那样,我们只能从某种程度上解释这架飞机的飞行。可是我们还有一大堆的问题要问,例如隔壁公司,他的技术也还不错,他的产品设计也还不错,可是他就失败了。我们还有一大堆的问题可问的,对不对?还有一个人比我更勤奋,比我更聪明,但他就是没有创业成功。

当然了,如果我们是茶余饭后的聊天,那么我们完全可以说这个人没有运气,他没赶上这个时代,或者他只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我们完全可以为他找理由。可是如果我们要从哲学层面上探讨这个问题,就要问一个人为什么会成功?或者一个企业为什么成功?一旦从哲学层面上探讨,要一个根本理由,就只有说飞机上的每一个乘客的心态。一旦关注到了这个高度,那么你就必须承认因果。这有一个更高层面的法则,这种法则不会受到这一生的短短的这几十年的时间的限制,你的很多很多的东西都有因,这个因是在前世确定的,这就是因果。

所以我们现在谈因果,就是为了要告诉大家,如果我们说这个人他的前世和后世是一个人,是一个连续体,叫做心相续,那么就必须从上面这种角度来说明。在前世你所做的一些事情影响到了今世,这个影响是怎么产生的?它是连续的。我在现在所做的事情会影响到我的来世。

但是为什么我们又说不是同一个人呢?因为如果我说是同一个人,那么也就是说我会轮回,孙方会变成猪,孙方会轮回,那么这是非常荒谬的一件事情。什么是孙方?孙方是我这个身体,还是我这个大脑,还是一大堆的数据?

当我死的时候,我的身体分解,我的大脑停止运转,「我」这个概念崩溃了,明白吗?这要讲到佛教里所说的人的死亡过程,因为佛教里面说死亡不是一瞬间的事,它是有个过程的。有身体的分解,然后有精神的分解,刚才我们说了那个所觉会被摧毁,它包括了物质和精神,它包括了意识。这就是佛教的理念了:眼耳鼻舌身意,这是六识;第七识末那识;第八识阿赖耶识或者叫藏识(就是那个储藏物品的那个藏)。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我完全瓦解了,所以下一世的我是另一个我,所以我们之间又可以说是不同的人,明白吗?

仁波切也说,虽然他在西藏的前世是非常非常伟大的一位上师,可是这一世他还是从头开始学,对不对?他说了一句很俏皮的话,他说在西藏没有人靠前世活着。虽然他前世很有名,那这世他还是要学。他不懂事,他不听话还是会被打屁股。你们想想看,假如在一个家庭当中,我的爷爷去世了,然后他投胎做了我的儿子。我生下一个孩子来,然后我发现这个孩子是我爷爷的转世,怎么办?不管我怎么发现的,就说有个算命的算的,那我怎么看待这个孩子呢? 我和他的关系是什么?我和他的关系就是我继续听他的话,他是我爷爷,我给他磕个头,那这不是很荒谬的一件事吗?所以我爷爷已经死了,这是新的生命,他就是新的开始。

就比如说仁波切,他会谈到蒋扬钦哲旺波的伏藏,当讲蒋扬钦哲旺波这个人的生平的时候,他还是会非常崇拜蒋扬钦哲旺波。但如果我们理解为同一个人,那么我说,那不就是昨天的你吗?那不就是一百五十年前的你吗?那这么理解是不对的。如果碰巧你是金刚乘,并且你又有一位上师的话,那么请你一定要注意,你上师和你上师的前世,如果你理解他们是同一个人的话,那么这种理解是不对的,但如果你认为它们是不相关的两个人,那么你的这种理解也是不对的。这是难解释而我们又非要解释的。

为什么有六道?

接下来是今天的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有六道?为什么有地狱?或者说真的有地狱吗?地狱真的存在吗?我们来解释这个问题,实际是这样的,我们看到的影视剧作品里的地狱,或者我们看到的城隍庙墙上画的那个地狱,那个东西是人们假想出来的。那个是艺术创作的,不一定是那样。比如说这个烊铜灌口热铁缠身这个事情。我就经常问大家,我说把铜融化成铜水的技术是人类三千年前才有的技术,那么三千年以前,地狱是什么样子?地狱里面有没有铜水?

这一切都是根据人类的情况而想象的。比如地狱变相图里面有一个用舌头去犁地这件事情,可是如果今天画,我们会画用舌头当拖拉机的履带,而不用直接犁地。 如果还是舌头犁地,也就是说人类社会科技进步了,地狱科技没进步,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融化铜的技术它怎么更新的那么快,计算机技术和核物理怎么没有更新到地狱去?所以这些都是人们假想的。

下面我们给一个详细的解释。比如在日常生活中,如果你生气了,那么你会有几个特点:第一你会觉得出汗,身体在发热。第二你会听不见周围的人在说什么,比如说他劝了你,第二天你还说「怎么不劝我呢」,其实人家劝了你很久,这就说明你当时听不见周围的其它声音。第三是你感觉到光线变暗,你在生气的时候,你感觉你的眼里只有你生气的那个对象,那个人或者那个东西。

那么当你在临终之后,你的身体瓦解,你只有神识。这个时候你感受到情绪是你生活着的时候的情绪的很多很多倍,例如一万倍。如果现在的你有一点点生气,那么你在那个时候就非常非常生气。如果平时你爱生气,那个时候你的情绪被一万倍地放大,所以这个时候你就感觉到你的身体像被火在烧; 然后你感觉到周围全部是漆黑的,就好像在地下那么黑;然后你感觉到你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你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那个令你生气的对象。好了,这就是地狱。

所以地狱只是心的一种感受。包括我们活着的时候,一切的东西也都是心的一种感受。比如说同样一个人跟你说话,如果你今天心情很好,他说唉呀不好意思,我把你手机给弄坏了,屏幕给弄碎了,如果你心情好,「没事没事不就是几千块钱嘛?我再买一个新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这么想的。可是如果你今天心情不好,你肯定大发一顿火。同样是弄碎了你的屏幕,这跟你当时的心情很有关系。 还有跟这个人很有关系。如果这个人是平时你很喜欢的一个人,「唉呀没关系,每个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如果这个人是一个你特别讨厌的人,你会说:「你看吧,我平时就说这个人不靠谱,手机到别人手上,怎么都没问题,到他手上怎么就有问题?」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的感知。你到了地狱的感受也完全都是你的心。

你完全是自己折磨自己,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一个平时爱生气的人,他将来就会受到这种果报,如果一个平时贪吃的人,什么东西都吃,什么东西都贪。如果这个东西好吃,他多吃几口,这东西不好吃,它也贪。有一种惯性的贪,你知道吗?就是贪食症。就是他有一种情绪,这种情绪就是不管什么样的东西他都会多吃。那么这种人他总有一天他的这种习气会越发展越强烈,就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直到有一天他一定会想吃泔水。 那一天他就投了猪胎。

对!我们自己就是我们的习气的结果。就是现在,此时此刻,我们觉得自己有一个头两只手和两只脚,这就是我们的习气。并且我们看到我们所有的同类,他们都跟我们一样是一个头两只手两只脚,这就是我们的习气。你的一切都是你习气的结果。所以你的来世你是下地狱或者上天堂,就是你习气的结果。那么在佛经里面,人们会说在地狱当中人们感受的时间是非常非常漫长的,而在天堂的时候,人们感受的时间是非常迅速的。这个好理解吧?就是说因为你在快乐的时候,你感觉你情绪不是很波动,然后你感觉这个时间一下就过去了。在地狱的时候,你感觉很漫长,比如接受酷刑的人,可能对他来说五分钟像一年那么长。所以佛经里面形容地狱是万死万生,就是在一天当中你会有一万次生死轮回。所以这也是你对时间的一种感受。所以你要问地域是不是存在,那么就是这个答案。 或者天堂是不是存在?就是这个答案。

那么又有人要问我,为什么是六道?为什么是六呢?还有的人说人间就是地狱?很多这样的说法,其实这个说法就比较模糊了,因为六道的这个概念并不是世尊发明的,因为在世尊之前在印度的传统文化当中,他们就是说六道的,所以我们现在所说的六道只是沿用了印度人的习惯。我们理解它的原理,它的形式上是什么样的不重要。因此实际上不一定是六道,也可能是十道,也可能是六万道,也可能是六亿道。人和人之间的生活状态,也都是不一样的,心理状态都是不一样的。

甚至于还有一种说法叫做六道当中还有六道。这也是一种说法。我打个比方,比如说做一个动物,那么动物也有动物界的王。比如说一个狼群里面可能有狼群的领袖,那么这个领袖他可能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就类似于他是狼,但他是狼中王,类似于天道的众生。或者是地狱当中有阎罗王,那么地狱阎罗王可能对他们来说就是天道的众生,这也是一种解释。

总的来说,对于我们这一类的众生而言,我们很明显是一半对一半的,就是我们的生活再痛苦,再辛苦,我们也能享受到阳光,空气和水,我们也有片刻安宁。我们的生活再好,我们是这个世界首富,我们是每天拿红酒泡脚,然后每餐都吃澳洲龙虾,每餐都吃鱼翅的人,你的心里还是有不痛快。对不对?你还是有无聊,你还是心灵上有苦。所以这就叫一半对一半。所以这一半对一半的众生就是人。明白吗?那么我们完全可以想象有一类的有情众生,他们的生存状态是他们非常非常的不幸福,非常非常的痛苦,当然这些痛苦都是自找的,都是自己的心给自己创造出来的,但是反正就是他们非常非常的痛苦,这种众生我们就叫他地狱众生。同样的道理,我们能够想象有一类的众生,这一类的众生,他们的生活非常的安逸,他们的心无所求,他们总是处在满足当中。那么既然它满足它就快乐,那么我们就说他们是天道的众生。

那么佛经里面同样还解释,天道的众生他怎么来的?还记得刚才说过的心相续吗?因果中来的。他的果是非常的有满足感,他非常的幸福,他的心非常的安宁。它的因是什么?佛经里会告诉你,他的因就是他平时的乐善好施,还有他不贪不嗔不痴,那么这就是他的因。就是他平时所作所为就是这么在有意无意训练自己,训练自己的这种满足感,训练自己这种幸福感。他不会因为别人怎么样怎么样折腾,他就生气了,他就痛苦了,他也不会因为自己的生活比较单调,或者比较简单会有更高的追求。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他可能没有这些东西。所以他未来心的相续,他就会慢慢向那个好的方向发展。这是一个连续的东西,一个发展的东西,因此他就会慢慢的变成非常幸福快乐的人,他没有任何的痛苦,只有满足感。

然后另外一类众生呢?他是怎么发展到他那个完全痛苦,没有任何享乐,没有片刻安宁,他怎么发展来的?就是因为他平时用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来折磨自己。他一点点小事就斤斤计较,然后不照顾别人的感受,剥夺别人的快乐,或者剥夺别人的精神权利,或者剥夺别人的肉体,或者别人的生命,他不断地做这样的事情,完全麻目,完全不在乎别人的感受,那么最后它的结果就是他的心的相续会向痛苦的方向发展。

我今天讲了这么多东西。我要说的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逻辑的,都是有章可循的,它不是某一个宗教徒得到了神的启示,而说出来的话,它不是释迦牟尼佛为了劝我们好好做人,乐善好施而编出来的东西,它不是编出来的,不是胡扯。它每一样东西都有原理。当然了,你可能觉得听我讲这些东西,没道理,那也很正常,我也不是说对这个问题解释的特别好。但是我要说它是可以被理解的,所以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欢迎给我反馈。谢谢大家!

(根據 2019年1月 錄音整理)